•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在有秩序的社会里才有真正的自由

道德评论 admin 6个月前 (02-11) 36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不要像美国要新冠病毒自由传播,人没了到天堂了

在有秩序的社会里才有真正的自由

我们都在追求自由,但是我们却发现我们越来越不自由。生活在荒岛上的鲁滨逊,拥有绝对的自由。由于荒岛上只有鲁滨逊一个人,鲁滨逊不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提出异议都不会有人反对,在荒岛上独自生活鲁冰逊他的行为不与其他人发生交集,也就不会产生矛盾和冲突,他的自由就不会妨碍其他的人的自由。

人生而自由,但是这样的结论是有条件的,在只有他自己的条件下,他的自由具有绝对性,但是哪怕有另一个人存在,他的自由就压被限制了,另一个自由的人存在就是一个人自由的边界。在一座荒岛上,鲁冰逊要建一座房子,他就不能在另一个人的房置上建自己的房,另一个人的存在就对一个人的自由提出了限制,在荒岛上不只鲁滨逊一个人是这样,如果一座城市有几十万人,他们都对一个人的自由提出自己的要求,那么一个人的自由空间不是越来越小吗?

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自由,但是许多自由的人聚在一起,对他人的自由的限制就争强因为有他人的存在,我们不得不要考虑他人的感受,我们只好牺牲自己的部分自由,来换取社会的某种秩序,其目的不过是让社会中所有人获得同样的自由。

比如靠右侧通行是社会中约定俗成的秩序,大家都向一个方向通行才不至于引起混乱,诸如此类的社会秩序还有很多,如红灯停,绿灯行,有秩序的排队,不允许吃霸王餐,偷窃和杀人是犯法的,这些社会的秩序有的靠道德的约束的有的是靠法律的约束,不论靠什么约束,有效的约束是必要的。有了约束才会有社会的秩序。

在中国的古代,要想让社会有秩序,是通过等级的秩序来实现的,等级规定了不同等级的人享有的特权,等级低的让位于等级高的而使得社会有“秩序”。就比如同样在路上两个不同等级的官员相遇了,低级官员会主动让路,而有一定的地位的官员出行会有衙役鸣锣开道,不同的级别会有不同的罗生提示小民避开,这样就不会有冲突,而 维持社会的稳定。但这样的稳定社会所获得的自由知识达官显贵的自由,他们获得自由的条件就是其他人失去自由,这与 人人平等的现代社会是格格不入的。

现代社会的秩序设置不再考虑某些人优先,平等的原则是现代社会自由的一大特点,比如交通规则在现代人必须人人准守的,不是你的级别高就可以不遵守这样的规则,规则确定下来 就要人遵守,谁也没有权力破坏。为了维持这样的社会秩序,还专门设置了警察和交通警察维持秩序,只有有了秩序,我们才有了自由,道路上有了秩序,我们才有了自由的通行,社会治安有了保障,中国人才可以任何时间自由出行,国人生活在自由的环境下是在警察和交通警察的努力下取得的,有了他们的努力社会才因而有了秩序,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的人才有了自由。

在美国人人持有枪支 的自由,这样的社会秩序很难维持,因而在美国夜晚人们夜晚就不能安全的自由出行,没有了秩序,自由就没有了保障,人们的自由也就失去了,在现代社会只能够自由是以社会秩序为条件的 ,有了有秩序的社会环境,有了安全的保障,人们才拥有了自由。

中国拥有有秩序的社会环境是以绝对权威的警察对秩序的维持分不开的,美国警察的权威性不够,对于社会秩序的维持就很难到位,社会的秩序就很难难呈现,美国人的自由状态就很混乱。

美国警察以为他们具有绝对的权威,可以随意处置暴乱和他人的生死,于是就有了弗洛伊德的跪死,也就有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黑人运动。事件发生之后,美国警方没有后续的的处理措施,给美国人以交代,就引发了黑人抗议。此后美国警方对于此类问题的处理畏手畏脚,社会环境就越发不好维持了,人们的自由就更加没有保障了。

美国社会秩序混乱的症结何在?美国社会的多元结构使得美国很难达到统一,特朗普对美国警察的行为没有亮出反对的态度,助长了美国警方蛮横的态度,也激化了黑人的情绪,因为各自的态度的不统一,造成了美国社会的分裂,美国社会的分裂使得美国社会秩序混乱,美国社会就很难有自由。

美国社会的自由本来是好事,能够及时发现问题是对的,但是及时发现问题不及时解决问题就适得其反了,

当“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后,美国四任前总统均为其发声,这个美国政治史上是一件不多见的事情。从党派上来看,奥巴马、克林顿、卡特都属于民主党,是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反对党”,从“政治正确”的角度看,他们为“黑人之死”案发声在情理之中。况且现任总统特朗普无论是在此事的表态上,还是在处理危机的方式上,确实存在着许多争议之处。特别是奥巴马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及时发声更是极有必要,尤其是在选举前,做出表态,打压共和党的特朗普,对于本阵营来说,意义重大。但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与特朗普同为共和党的阵营的前总统小布什,也旗帜鲜明地反声并抨击现行政府,就能充分说明问题了。其一,小布什对于特朗普的有些做法不认同。其二,为本党纠偏,从某个角度讲,是在变相支持特朗普。

像发生弗洛伊德的事件,美国以往的总统都会出面谴责,但不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却反其道而行之,由此 对美国秩序的混乱特朗普是不管的,只要对他有利他就会去做。

比如虽然随着疫情的不断严重,一开始反对戴口罩的特朗普总统也开始戴上口罩,但他仍然声称要给民众一定的自由。一部分人打出“宪法允许我们生病”、“我的身体我做主”等口号,认为口罩强制令违反美国宪法,宣称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主决定权。自从各州开始颁布口罩强制令以来,一些有组织的反口罩抗议在全美各地爆发。显然,这些口罩令的反对者们不认为口罩令和公共健康相关,而是一项政治命令。他们认为联邦政府过多的管控措施不仅收效甚微,而且过度的反应增加了民众的不安。而口罩的支持者认为,即便是自由也应该被约束,因为不戴口罩的自由会影响到所有人的健康,因此社会上所有人有责任也有义务共同分担风险。

带不戴口罩是一个社会秩序能不能被接受的问题,这在中国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中国人大部分人为了自己不被传染也会主动戴口罩,另一部分人为了不传染他人而被约束哦,大家对戴口罩的措施都很配合并理解 ,而在美国这样在中国能形成共识的限制却产生了分歧,很多美国人会以是否干涉自由的理由拒绝戴口罩。按照美国人的逻辑,我有不戴口罩生病的自由,但美国人却不能理解他绝对没有把病毒传染给他人的自由,而且是必须被限制的自由,为了社会的秩序必须那么做。在美国遵守交通规则肯定能够对一些人的行为有所限制,也没有人提出限制了个人的自由,而唯独在带不带口罩这一件小事上却有人以妨碍个人自由甲乙加以反对,只能说明带不带口罩是美国新出现的事物,还远没有形成共识,在绝对自由的美国并存者两种标准,个人自由说反对戴口罩,而公共安全说必须戴口罩,这就涉及倒谁服从于谁的问题,考虑到社会秩序的问题,不带口罩的行为必须被限制,这样的行为被限制了,社会秩序才能简历来,所有的美国人才有不用担心被传染病毒的自由。否则,在面对戴口罩问题上美国是不会有秩序的,混乱的美国抗疫出现全球最差的表现就是必然的。

中美对于自由与秩序的理解的根本差别表现在,在中国人看来娱乐秩序才有所有个人的自由,所以甘愿自己的一些行为受到约束,来保证社会的稳定,而在美国人看来个人自由是绝对的,为了他本身的个人自由,他们可以随意破坏社会秩序,而使得社会混乱,社会混乱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没有自由。

中国的社会秩序也是逐渐建立起来的,记得在数十年以前,学校组织看电影,在电影放映前,会有很多人吹口哨,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和老师很难维持秩序,大家想安心看个电影的自由都没有,这样的状况到了现在已经消失了,第一现代人的素质比几十年前的国人提高了,很少有不顾他人感受的人的行为的出现了。同样道理,几十年前排队夹芯的现象也看不到了,随着中国人的素质的提高,中国社会会变得越来越有秩序,中国人会越来越自由。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在有秩序的社会里才有真正的自由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