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新长征 admin 2周前 (11-23) 7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逼到中国家门口了?美国要用5亿美元“买下尼泊尔主权”

环球网

最近,一份由美国主导的基建协议正在搅动尼泊尔社会。

尼泊尔于2017年与美国签署了“千禧年挑战公司协议”(简称MCC协议)。根据协议内容,美方计划向尼泊尔捐款5亿美元,用于推进该国的输电线路建设和道路养护工程。

协议表面上看起来很美好,但却在尼泊尔引发激烈争议。

有人惊呼,这是要拿钱来买主权。“尼泊尔的主权价值5亿美元!”

还有学者称,MCC协议是美国印太战略的一部分,将成为遏制中国“一带一路”的工具。

协议几经搁置,至今未获得尼泊尔议会批准。

现在,美国等不及了。

为使MCC协议尽快通过,11月17日、18日,美国国务院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副助理国务卿两名官员接连访问尼泊尔。

19日,在结束访问前,美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唐纳德·卢(Donald Lu)就MCC协议作出“澄清”:

他否认“美国试图强推MCC协议”,声称“我们没有设定任何期限”;但同时,他威胁:“如果尼泊尔不接受这笔增款,我们就把钱给别的国家。”

他声称,美国希望与尼泊尔及其邻国保持良好关系,包括中国在内;而此前,他已代拜登总统向尼泊尔总理德乌帕转达了所谓“民主峰会”的邀约。尼泊尔外交部在新闻稿中称,德乌帕确认将参加于12月召开的“民主峰会”。

那么,MCC协议最终能否获得通过?美国究竟想借此达到什么目的?

如获通过,是否意味着尼泊尔将倒向美国?这对中国又有什么影响呢?

(01)

作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尼泊尔经济发展一直饱受交通运输成本高昂和电力供应不足的制约。

可以想见,美国提出的5亿美元的基建援助,对尼泊尔来说多么有诱惑力。

负责牵头的机构名为千禧年挑战公司(MCC),由美国国会于2004年创办。按照其官网的说法,MCC是一个创新的、独立的美国对外援助机构,目标是为发展中国家的基建项目提供投资,帮助其脱离贫困。

协议内容乍一听也十分契合尼泊尔的需求:

MCC支持尼泊尔建设约300公里400千伏输电线路,以及3个变电站,并维护尼泊尔东西公路(East West Highway,也叫马亨德拉公路)等道路约300公里。

于是,MCC协议一开始推进得顺理成章。

2017年9月,尼泊尔前大会党政府和美国时任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了协议。

考虑到尼泊尔政局变化频繁,为确保即使政党轮替也不影响协议的执行,美方要求尼泊尔众议院批准该协议之后才可以实施。

然后,MCC协议就卡在了尼泊尔众议院,一卡就卡了4年。

如今,美国显然是着急了。

为了促使尼泊尔众议院尽快批准MCC协议,美国先是派MCC副总裁法蒂玛•苏马尔出面。她于9月9日至12日访问加德满都,对尼泊尔主要政党领导人施压。

苏马尔明确表示:尼泊尔必须做出抉择,要么尽快通过协议,要么干脆放弃这笔价值5亿美元的赠款。美方不可能无限期地等下去。

她还将MCC协议描述成“美国人民送给尼泊尔人民的礼物”。

然而事与愿违,10月29日,尼泊尔议会再度宣布休会,并决定推迟批准MCC 协议。

随后,美国国务院两名官员相继赶往尼泊尔。

据尼泊尔当地媒体报道,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唐纳德·卢、副助理国务卿凯利·凯德林分别于11月17日、18日抵达加德满都。

其中,卢与包括尼泊尔总理德乌帕和外交部长卡德加在内的高层领导人举行会谈,讨论MCC协议的实施问题。

而凯德林则主要负责与民间团体领导人举行会谈,以消除尼泊尔社会对上述协议的顾虑。

尼泊尔外交部18日发布新闻稿称,在会谈中,德乌帕与卢讨论了尼泊尔重点发展事项的诸多领域,包括MCC协议在内。

尼泊尔《加德满都邮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会谈期间,卢敦促德乌帕“尽快批准MCC协议”,并称尽快批准意味着“将最大限度地从这一项目中受益”。

19日,在结束访问前,卢宣称美国不会强迫尼泊尔批准MCC协议、并未设定任何期限。但紧接着,他又说:“如果尼泊尔不接受这笔赠款,我们就把钱给别的国家”。

这威胁的意味够明显了。

补壹刀注意到,在美国官员持续施压、试图推动MCC协议在尼落地的同时,一些尼泊尔英文媒体也打起了配合。

这些媒体疯狂刊文力挺MCC协议,声称这事关2000多万尼泊尔人民福祉,如若不能通过,将使尼蒙受巨大经济损失、严重损害国家信誉,损害尼美关系,并阻碍美国对尼泊尔的其他援助和投资。

甚至,有的媒体还趁机搞起了阴谋论,说“反 MCC 人士与中国有联系”,高呼“如果我们不批准MCC协议,尼泊尔就有可能成为中国的傀儡”。

尼泊尔英文媒体Khabarhub还有模有样地发了篇独家报道,声称一份“高度机密”的报告显示,一名林姓中国情报机构人员参与了尼境内反MCC宣传活动。这使得中国在恶化尼泊尔与第三国,特别是与美国关系方面“发挥作用”。

报道还引用政治分析人士甘尼什•曼达尔(Ganesh Mandal)的话:尼泊尔政府如果不想接受MCC协议,就应该退出“一带一路”倡议。

目的昭然若揭。

与之相对应的是,尽管反对声浪在社交媒体上迅速蔓延,但在尼泊尔主流英文媒体上,几乎没有针对MCC协议的批评报道。

让人很难不怀疑,这些媒体背后,究竟有多少美国的身影。

02

实际上,一段时间以来,尼泊尔民众反对MCC协议的抗议活动此起彼伏。

比方说,有民众在抗议时抬出了写有“MCC”字样的棺材,决意要将这项协议葬送;

有人则在社交媒体上威胁尼泊尔新锐电视台AP1,称“如果AP1不停止播出MCC协议的广告,我们就把你的电视台烧成灰。”最终API不得不放弃播出MCC协议相关广告。

今年9月3日,还有10名尼泊尔人因在美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前抗议,被尼泊尔警方逮捕。

正如一位尼泊尔学者所说:“不是中国,而是尼泊尔人民在抗争”。

面对美国送上的5亿美元“大礼”,尼泊尔民众为什么是这样的反应?尼泊尔议会为何要一拖再拖呢?

原因在于,尽管美方一再进行所谓的澄清、否认,但MCC协议附加的政治条件对尼泊尔而言极为不平等。

首先,MCC 协议的第7.1节明确写道:“各方理解,本协议一经生效,将优于尼泊尔的国内法。”

治外法权这种帝国主义殖民时代的产物,想必大家也不陌生了。

这意味着,MCC协议凌驾于尼泊尔法律之上,严重侵害尼泊尔主权。

第二,根据MCC 协议附件所述条件,该协议需要“得到印度的同意”才可以实施。

这对一个主权国家来说,同样也是侮辱。

第三,MCC支持的项目,最终的审计完全交给美国,尼泊尔不能参与。

实际上,除MCC提供的5亿美元外,尼泊尔政府也承诺为项目投入1.3亿美元。然而,根据协议,尼泊尔政府甚至无法审计自己提供的这部分资金。

也难怪有学者感叹,MCC协议实际上回答了一个“愚蠢但具挑衅性的问题”:

尼泊尔的主权值多少钱?答案为5亿美元。

不仅如此,MCC协议一旦获批,尼泊尔将被纳入“印太战略”,该协议也会成为遏制中国“一带一路”的工具。

这才是美国着急推进的原因。

早在2018年12月,时任尼泊尔外交部长贾瓦里访问美国时,蓬佩奥就宣布尼泊尔是印太战略的伙伴国。贾瓦里回国后否认了这个说法,称美国的意思是,尼泊尔可以在印太地区发挥关键作用,而“地区”和“战略”是不同的。

然而,2019年5月,时任美国助理国务卿兰茨在访问尼泊尔时直接挑明,称MCC协议是美国“印太战略”的组成部分,引发尼泊尔舆论哗然。

紧接着,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发表印太战略报告,白纸黑字地将尼泊尔列入“印太战略伙伴国”名单当中。

该报告还称,美国寻求扩大与尼泊尔的防务关系。

由此引发了担忧:作为“印太战略”的一部分,MCC协议是否会被用于军事目的?是否意味着美国要把尼泊尔拉入军事同盟?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曾在官方推特上发布美军士兵和尼泊尔军人在尼泊尔北部的木斯塘地区进行联合训练的照片。

而木斯塘地区靠近中国西藏,其敏感程度可想而知。

03

在美国的密集攻势下,MCC协议这次能否在尼泊尔众议院通过?

河北经贸大学尼泊尔研究中心主任张树彬告诉补壹刀,有很大可能获批。

尼泊尔众议院共有275席,MCC协议要想通过需要获得半数以上的赞成票。

这原本很难达成。

MCC协议签署后不久,尼泊尔就迎来了政局变更。

2017年12月17日,尼泊尔选举委员会宣布,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和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结成的左翼联盟在省议会、联邦议会选举中获得近2/3的席位,以压倒优势赢得选举。随后,两党又于2018年5月17日合并组建统一的尼泊尔共产党。奥利和普拉昌达担任共同主席。

在尼共内部,对MCC协议的反对声占据主流。

由于民众以及党内反对声音过于强大,尼共决定成立3人专项工作组对MCC协议进行调研。

2020年2月21日,工作组向时任总理奥利和尼共共同主席普拉昌达提交报告,认为该协议的某些条款损害尼泊尔主权和独立性,建议对相关条款进行修正前,议会不通过该项目。

对于修改协议,美方断然拒绝,于是MCC协议就被搁置了起来。

然而,今年以来,形势开始发生转变。

由于派系分权不均,尼共党内斗争激烈,逐渐走向分裂。

3月7日,尼泊尔最高法院认定联合马列和毛主义中心合并组成的尼泊尔共产党注册无效,判决两党恢复合并前的状况。紧接着,毛主义中心宣布不再支持奥利政府。5月10日,奥利输掉了联邦议会众议院信任投票。

趁着尼共分裂,大会党借机卷土重来。

7月13日,大会党主席德乌帕就任总理。至此,大会党与毛主义中心、尼共(联合社会主义)、人民社会主义党、全国人民阵线组成执政联盟,议会第一大党尼共(联合马列)则沦为反对党。

而新上任的总理德乌帕被视为亲美派,一向坚定支持MCC协议不加修改尽快批准。

《加德满都邮报》19日报道称,在与卢进行会谈时,德乌帕再次向美国官员保证,称尼泊尔致力于批准该协定,执政联盟的各方正在就如何以及何时批准该协定进行谈判。

而在本月初,德乌帕还告诉记者:“普拉昌达和我已经联名致函MCC 总部,表示我们将通过 MCC协议。” 暗示自己已经做通了执政联盟中毛中心主义领袖普拉昌达的工作。不过,普拉昌达随后予以否认。

大会党和毛中心主义是目前执政联盟中占议会席位最多的两个党派,其中大会党占63席,毛中心主义占49席。

张树彬告诉补壹刀,原本普拉昌达坚定反对MCC协议,现在倘若他被做通工作、转变态度,将是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现在议会第一大党、反对党联合马列占据96个席位。其主席、前任总理奥利此前一直支持MCC协议,在下台后才改变口风称协议需修改后才能批准。

张树彬称,奥利身边不少顾问都是MCC协议的支持者。如果说,大会党和毛中心主义领导人达成一致支持MCC协议的话,那么联合马列应该也会转而支持。

这样一来,MCC协议很大概率会在尼泊尔议会获得半数以上赞成票。

而且,现在各个党派的领导人都承受了来自美方的强大压力,进一步增加了MCC协议通过的可能性。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研究员钱峰也赞同张树彬的观点,认为MCC协议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在他看来,即便协议最终获批,也不意味着尼泊尔与美国站到一起了。

钱峰说,美国从特朗普时期开始,就积极通过各种手段拉近与尼泊尔等南亚中小国家的距离,试图将其囊括进遏制中国的印太战略。因此,尼泊尔出现几个亲美的政客、媒体上出现一些反华的杂音也在所难免。

然而这些年,中尼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合作不断加强。这不是由哪个政府、哪个党派所决定的,而是由尼泊尔的国家利益所驱动的。

2017年5月,尼泊尔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正式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

2019年10月,中尼关系从“中尼世代友好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为“中尼面向发展与繁荣的世代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钱峰认为,与中国展开合作有利于尼泊尔的繁荣发展,这已经成为尼泊尔各党派间的共识。因此,即便是通过MCC协议,也不会对中尼关系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中尼之间的合作不仅方向不会变,而且还会继续加强。

但张树彬认为,如果不经修改的MCC协议最终在尼泊尔议会通过,不仅会使尼泊尔的主权遭受严重损害,而且会严重恶化中国西南战略安全环境。

也就是说,美国逼中国到家门口了。

无论如何,尼泊尔的确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据报道,新冠疫情以来,美军经常以分发氧气瓶、帮助尼泊尔建设氧气厂为名,在尼泊尔境内四处活动。

今年7月16日,一些美国军人甚至身穿军装,出席了尼泊尔远西部地区滕格里的一个血库中心的移交仪式。

而根据国际惯例,只有在搞联合军事演习或训练的时候,外国士兵才可以着军装。

一位名为迪帕克·巴塔(Deepak Bhatt)的军事专家怀疑,美国试图借此向外界传递一些信息,否则根本没有必要着军装出席仪式。

这十分值得警惕!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