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全人类共同价值研究中的基础理论问题初探

命运共同体 admin 4个月前 (03-04) 11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指出,进入新时代,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对世界和平与发展威胁上升,逆全球化思潮上升,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在外交工作上,要“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引领人类进步潮流”。阐释这些重要命题、重大理论是学界基础性的理论工作。当前,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相互交织的大背景下,中国共产党人直面新时代关乎人类前途命运的两个重大课题,即“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与“如何建设这个世界”,勇于担当,通过理论建树和实践探索为之提出科学解决方案。从全人类、全世界的角度来看,人与人相处,国与国相交应当秉持何种价值,什么理念?笔者认为,“全人类共同价值”的研究中,其涵盖的基础性理论问题主要有以下方面:

1.“全人类共同价值”是国际关系的重要理论基础。透过人类历史的迷雾,从国家发展史、社会变革史和人类文明史中探寻并挖掘全人类视如珍宝的共同价值。从理论提出的背景看,“全人类共同价值”有利于人类社会在根本利益上的聚合与理解,为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建构基础和理论起点,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但人类社会历经数千年发展,跨越了从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等多重政治制度,同时也跨越了东方与西方文明的广大空间,在不同时期、在不同地域和不同种族之间,都会存在予以珍视的共同价值,而当前全人类共同价值内容的选择就更值得深入研究,以此来实现共同增进全人类共同福祉的作用。

2.“全人类共同价值”是国家稳定及国际秩序关系的价值追求。从奴隶制国家开始,虽然战争充斥在国家发展的过程中,但战争发生的根本原因与现实问题从侧面说明国家疆域、规模、政治体制等方面的发展,并非一个自然的进化进程,而是需要一定的价值和理念来维持和实现国家内部以及国际关系的有序发展。土地是财富之母,因此不同国家间发生的冲突乃至战争,多数都是因为土地问题而引起。伴随着国家的政治形态和政权结构发生变化,但最终国家形态、政治体制和价值观念等,成为国家发展的基石。

3.“全人类共同价值”本质是给予世界各国相对公平的和平与发展的机会。政权的稳固、国家的安定和市场的自由与繁荣,这是全人类发展所需的必要条件。以平等相互尊重的方式发生交互关系,形成稳定和谐的国际秩序,是整个国际世界发展的良好状态。因此,跨越单一国家利益的狭隘、跨越意识形态的偏见、跨越种族宗教的桎梏,形成的以和平推动发展、以发展反哺和平的发展模式,需要“全人类共同价值”理念作为发展的价值观基础。

4.“全人类共同价值”是社会维系与发展的前提。公平正义在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内涵,但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各国的思想家都强调公平正义是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前提。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每种社会形态的存在和发展都需要一个前提,否则社会自身无法维系。这个前提虽然阐释的能指不同,但都具有共同的所指,即公平正义。社会的进步,无论是社会形态的转变还是某种社会形态的自我完善,都以社会生产力的提高为基础。社会生产力提高的决定性因素是人的因素。社会的公平正义能够促进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而二者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不同的社会形态以及不同社会形态的不同阶段在公平正义的内涵、对象等方面存在差异,导致不同的人群的积极性主动性有所不同。正是因为社会差异之所在,也说明人类价值需要一个标准,比如社会能够不断实现更高层次的公平正义,社会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人类解放等。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理想,能够充分实现公平正义的社会形态是共产主义社会。

5.“全人类共同价值”是实现自我解放的保障。人生而有限,且不断从超越有限中获得解放。人兼有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这就决定人的自我解放是一项涉及哲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自然科学等诸多领域的复杂工程。古今中外的先贤圣哲,都曾对个体的有限性和解放之获得作出过深入思考。概而言之,个体所受之局限或解放之获得,可分为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人所受物质层面之局限,指个体对维护生物体延续所需物质资料的依赖,如对衣食住行的需求等。而个体若想满足自己对物质层面的需求,除需社会生产不断推进之外,还需要自由、民主成为人类共识。人所受精神层面之束缚,指个体情感、思想表达之界限。在阶级社会,个体之精神层面的束缚更多地指向统治者为维护统治所推行之情感、思想上的辖制与教化,如中国古代封建礼仪之“三纲五常”,西方僵化式宗教教义礼仪之“桎梏”对人性的束缚,对个体精神之奴役。无论我们身处怎样的社会现实,自由和民主成为人类的共识,人与人之间就会对他人之思想观点予以包容和尊重,个体就可能最大限度地实现精神层面的解放。

6.“全人类共同价值”其本身是对保守主义的超越。关于不同社会的交往,当前有相对主义的视角和普遍主义的视角。相对主义视角认为不同社会具有不同的历史文化,应该相互尊重差异。但这种视角过分强调差异的存在,忽视了交往的可能和前提,是一种保守主义的视角。普遍主义的视角认为所有的社会都演化为一种社会形态,这是所有社会的共同之处。但是,少数西方国家以自身作为标准强加给其他社会时,就是一种霸权式的主张。我们认为,不同社会之间的交往应该体现并追求一些共同价值。这些价值不是普遍主义霸权式的,也不是过分强调差异相对主义保守式的,而是从人类自身出发探寻人类关切的共同价值,会在不同时代、不同社会对于人们的交往和相处起不断扬弃,进而超越的作用。

综上所述,研究上述基础性的理论问题并使之得到合理阐释,旨在促使世界各个国家和人民成为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倡导者、实践者和监督者,从而在世界范围形成维护全人类共同价值的良好风尚,促进人类文明永续发展。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全人类共同价值研究中的基础理论问题初探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