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繁星如瀚彩,人生亘古一凡尘。禅境天籁聆妙曲,匠心斫琴弦自鸣。
  •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吕景胜:国家再次拒绝躺平,应当想透彻这几个问题

复兴之路 admin 2年前 (2022-11-09) 369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吕景胜:国家再次拒绝躺平,应当想透彻这几个问题

吕景胜:国家再次拒绝躺平,应当想透彻这几个问题

近日舆论场上波澜兴起造势抗疫放开躺平,令人十分担忧。战略抉择十字路口关键时刻,如果决策者缺乏战略定力耐力,一旦犯糊涂错误决策,陷入泥潭死路,将是万劫不复灾难深渊。好在国家清醒不犯糊涂,11月5日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重申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和“动态清零”总方针不动摇。总战略总方针大方向不变,彰显了国家抗疫大政方针的战略定力和坚定的不可动摇的抗疫意志,令人欣慰。国家为什么再一次拒绝躺平?笔者认为,我们应当想透彻以下几个问题。

一、抗疫政策制定者已经反复评估比较了两个维度:一是躺平后的中国比现在的中国更糟,二是躺平后的中国比躺平后的西方更糟。躺平后的中国疫情沦陷,大面积大体量感染,重症与死亡大面积大体量爆发,医疗力量挤兑击穿所造成的系统风险,所引发的社会不稳定甚至社会骚乱动乱,将影响国家整体安全,带来国家安全的釜底抽薪之危之险,经济也不可能提振发展,民生也不可能有所改善,其状比现在的情况要更加恶劣。

二、躺平后的中国为什么会比西方更糟糕?因为躺平后的中国之危害承受不了,躺平后的西方却能承受躺平危害。中国体制以人民为本,重生命,保护男女老幼及所有民族。西方的体制不以人民生命为宗旨,却以呵护资本为首要。西方体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死多少人可以无视,死多少人政客照样表演,照样攻击妖魔中国,照样把自己评为抗疫模范国家,照样宣布抗疫已经结束。

中国体制不同,人民对政府的期望值依赖度很高,人民对死亡的承受力很低。死个几十几百,微博微信网络端首先“亡国”,死个几千几万十几万,人民就要上街讨伐政府。躺平危机引发的系统危害严重危及国家前途民族命运。

三、抗疫战略方向不可变、不可颠覆,可以修改完善调整升级的是抗疫战术方法措施细节。不能以抗疫手段的失误瑕疵问题否定消解颠覆抗疫战略。否定抗疫战略是自绝自宫之路,是通向灾难地狱之路。也许有人说这是危言耸听,西方没有灾难地狱。那是对灾难地狱的理解不同。总说大体量死亡是前两年德尔塔原始毒株毒性强,可美国今年主要因所谓毒性弱的奥密克戎也死亡了23万,这对欧美印度不是地狱,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但对中国来说就是地狱就是灾难,是不可以承受的,中国的生命观不同于西方。

说躺平是灾难性后果,也许有人说这是危言耸听。大国的衰败,缘起某个事件、某个危机、某个导火索没有前车之鉴吗?苏联解体,不就是因为听信西方的忽悠,步入泥潭陷阱,步入自绝自宫之路,步入不归之路,再无回头路可走,再无后悔药可吃。绝望之路、灾难之路、深渊之路,大国的衰败不就是瞬息之间?

虽然现在的抗疫确实民生艰难,成本很高,给民众生活带来巨大的不方便,但是两者相比,躺平之害重于目前之艰。一个简单的事实,抗疫没有饿死,国外却有病死。抗疫有局部个案不正常死亡,但可以通过改进升级抗疫路径措施最大限度减少或避免不正常死亡。但不抗疫死亡之害之重已是不争事实。不要以为死亡仅是远在天边的数字离自己很远,躺平后一波又一波疫情反复来去,高危环境中的社会,每个人的风险概率都会提高,每个人都是受害的可能者。

四、有关抗疫政策的民间争论,每个群体都基于自己的视角、逻辑、理由和利益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这样的判断和选择有一定的偏向倾向,有一定的局限,但执政者决策不能局限于这些不同群体的判断偏好。有些判断偏向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和未知性,比如躺平后经济就一定好吗?躺平后如国外那种大面积大体量病毒环境中,旅游餐饮等服务业就一定提振?人们惧怕病毒不出行不消费,服务业一样低迷萎缩。制造业外贸更受牵连、境况更糟、拖累经济危害更甚。而抗疫的成果之一,就是制造业及外贸受益。抗疫与经济发展的并存兼容是抗疫是阶段性的,阶段性牺牲完成后就是恢复反弹经济发展,以一定代价换取更大收获。

所以执政者的决策应该更具超前性、全面系统性、整体性、长期性。此时执政者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挨骂受得了委屈,必须有责任担当。此时决不能屈服于某种压力把决策责任及风险承担推给社会、推给民众,更不能向西方政客那样与民众玩博弈,如把脱欧公投推给民众,不做专业分析评估、不做专业决策。执政者要对整体、对全局、对历史负责,不是对某一群体负责。执政者决策不仅要考虑青年壮年,还要考虑老人与儿童,2.67亿老人也有人权。执政者决策不仅不能局限于当下,还要放眼未来,考量后续影响及危害。

此外,关于一些疫情的数据,比如说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后遗症数据。民间反对动态清零的部分群体可以视这些事实数据于不顾,不承认这些数据事实,有意睁眼瞎,但决策者不能,你必须要在梳理整合分析这些信息的基础上,做出相对理性、相对合理的的决策。

五、对于反对动态清零的群体要做具体分析、分别对待。

第一部分反对者是民生受到巨大影响的百姓,他们确实不易,应该理解帮助。帮助他们纾困、补贴、解难、减负、增利,以政策调控民生,改善升级抗疫手段,确保物资供应与及时就医这两大核心问题。杜绝层层加码、机械死板、官僚式抗疫,让抗疫更人性、更温暖、更技术、更高效、更灵活,尊重生命、呵护生命,杜绝局部负面群体性事件和个案悲剧的发生,以求得这部分民众的理解谅解。

第二部分反对动态清零的群体是不同观点之争论。一些反对动态清零者认为动态清零不是最好选择。不同观点的讨论应在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之内,不必苛责他们,可以以时间换空间地等待实践检验。如果再过一段时间病毒减弱、死亡降低、疫苗有效、药物有效,届时放开。在等待中在与病毒战略相持中,我们的损失尤其死亡人数应该是最低的,保护了老人,虽然局部牺牲了经济,总体利益还是最大化最优化。如果过一段时间情况继续恶化,尤其后遗症影响更加明显,后遗症危害更加严重,死亡继续持续增加,这些反对派应该也无话可说,在实践面前不能再做无谓狡辩,应该有勇气面对与承认事实检验。

第三部分反对动态清零的是国内恨党恨国恨体制及海外敌对势力。他们巴不得中国步入战略泥潭陷入不归路。他们呼应西方卖力忽悠中国躺平。对这部分人千万不可上当,他们在武汉沦陷时对患者死亡大加讨伐,指向体制,恨不得借罹难人数推倒体制,但对上海死亡却是百般辩解,说什么都是“基础病引发死亡”,意即“应死尽死”“早晚要死”,碰上新冠“倒霉而死”。

这样的双标会使他们今天是动态清零的反对者,共存躺平的倡导者,一旦躺平全国沦陷灾难性后果出现,他们即刻华丽转身为政府躺平政策的思考者、批判者、抨击者。他们会指责攻击政府没有战略定力耐力,失去理性专业科学前瞻判断,没有底线思维,没有洞察力,没有为人民负责的担当精神,没有敢冒风险顶住压力的独立判断……,那时他们还是特立独行的思考者,指点江山的激扬者,鹤立鸡群的批判者,他们总是赢家。当然,笔者有一点小困惑,如果听信采纳实施他们现在鼓吹的躺平论,真到了躺平灾难发生的那一天,他们不受威胁不受害吗?他们有金鈡罩铁布衫可拒病毒于体外?

以上所述,我一个草根都看出来了,国家抗疫政策的制定者一定更是想透看透了。希望大家都冷静想一想,应该也能够看透彻的。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来源:昆仑策网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吕景胜:国家再次拒绝躺平,应当想透彻这几个问题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