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繁星如瀚彩,人生亘古一凡尘。禅境天籁聆妙曲,匠心斫琴弦自鸣。
  •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求真去伪—-中华考古与西方伪史

地球新村 admin 5个月前 (12-31) 1336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西方文艺复兴,西方世界公开的说辞是,在经历了漫长的黑暗中世纪之后,欧洲人通过翻译阿拉伯人的著作,找到了古代文明的火种,重燃西方文明发展的动力。

即便是站在西方立场上为之辩护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西方文艺复兴的知识源头来自外界而不是欧洲内部。

那么问题来了,所谓翻译阿拉伯人的著作,到底有多大可信度?

阿拉伯帝国崛起后,通过东西方贸易获取了大量的财富,在这个过程中获取东方文明的知识也是情理之中。

不得不承认,伊斯兰文明有其底蕴,历史上西方宗教向东方扩张就是例证。

唐朝天宝十年(公元751年),中华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在中亚怛罗斯城附近爆发大战。怛罗斯的位置在今天哈萨克斯坦的塔拉兹(曾称江布尔城)的附近地区。

战争以阿拉伯帝国的胜利告终,但阿拉伯帝国的损失比大唐大得多。名将高仙芝仅凭区区三万远征军,离开边境700多公里,重创了三倍于己的阿拉伯精锐士兵。唐军先进的装备和强大的战斗力,使阿拉伯帝国不敢继续向东扩张。

四年后,安史之乱爆发,安西军东撤回国平叛,吐蕃人崛起截断陇西走廊。中华文明在中亚开始萎缩,中亚从此成为两种文化包容发展的沃土。

东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战略边界就此形成。

从历史来看,阿拉伯帝国的强大并非虚言。三大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历史上确实存在并表现出强大的战斗力。

因此,西方伪史论者彻底否认西方文明的存在有失偏颇,但是西方自我标榜的辉煌历史在逻辑上根本不成立,在现实中也不存在可能性。

西方世界并没有统一的一以贯之的文字,各国文字不同,即使有古代典籍著作传承,在中断了两千年后也很难读懂。

西方文明经过漫长的黑暗中世纪后,突然找到两千多年前与中国东方圣人老子孔子同时期的圣贤,只能说西方世界发挥了想象力,像荷马史诗的神话故事一样,为自己杜撰出了祖宗。

对比今天现实中阿拉伯文明的状态,我们有理由认为欧洲不可能通过学习翻译阿拉伯文明找到自己的祖宗,更不可能实现文化大繁荣大突破大复兴。

那么答案显而易见,西方世界在中世纪能够获取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的源头,只能是中华文明,不可能是其他任何地区。

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发生在14世纪到16世纪,中国正处于明朝时期。

当时东西方交流十分密切,十六世纪的法国是欧洲的中心,贵族皆以学习中国文化、使用中国商品为荣。在这个过程中,西方传教士大量翻译中华文明的典籍,成为文艺复兴的知识源头。

永乐大典是中国文化典籍的汇编,不可避免成为西方传教士抄袭的样本。

所谓西方文明三大圣贤: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辈分最高,柏拉图居中,亚里士多德居末。

亚里士多德这个名字是汉语名字,音译为“亚里士多德”。此处请注意,亚里士多德实际上Yongle’s Total读音的“回译”。欧洲人将永乐大典翻译成拉丁语,意译为“Yungle’s total”。多年以后,再翻回汉语,音译成了“亚里斯多德”!

这种乌龙并不鲜见。

1998年,吉登斯的《民族———国家与暴力》出版中译本,该译本由北京大学社会学学士与硕士、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胡宗泽和赵立涛负责翻译,北京大学人类学教授王铭铭进行校对。

该书煞有其事提到了西方哲学家门修斯(Mencius)的格言‘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可以适用于所有大型帝国所建立的界域。”(第99页)。

中国人读到这本书想当然就会认为门修斯是外国大师级学者。但实际上,所谓的Mencius就是中国先秦思想家孟子。上面的格言就是《孟子·万章章句上》,“天无二日,民无二王”。

儒门亚圣一朝变身“门修斯”,成为流传至今的笑话。

2006年3月,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的名著《景观社会》的中文译本正式出版。在译本的第105页上,出现了“桑卒(SunTzu)《战争艺术》”的字样。可是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人叫“桑卒”。

从描述的内容来看应该描述的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兵书《孙子兵法》,所谓的“桑辛”应当就是世界著名的古代军事家孙子。

2008年10月出版的《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中国、俄国、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问题》一书中,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将Chiang Kai-shek译为常凯申,成为中国名校制造的又一起学术笑料。

原来Chiang为“蒋”的威妥玛拼音,Kai-shek为“介石”的粤语拼音。Chiang Kai-shek其实就是蒋介石的“韦氏拼音”写法,王奇却将其直接音译蒋介石因此被人称作是“常公”。

这些案例表明看是笑话,实际上是中国近代文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无知,对西方文明的膜拜。

苏格拉底的名字Socrates,是由sort(分类)+crates(归纳)组合而成。据此推测其名字的本义就是对《永乐大典(永乐总集)》的“分类归纳”。

西方为亚里士多德编造的名字是Aristotle,totle的含义就是信息总数。他传说中的老师柏拉图原名是亚里斯多克勒斯Aristocles

师徒俩,名字只差了一个字幕“S”,这绝非巧合,而是西方语言中的一个复数而已。

按照西方文艺复兴编造的传说,亚里士多德一生用莎草纸和羊皮纸写了一千多万字的著作,覆盖人类大百科。这已经超出了人类智商的极限。无论西方如何粉饰,都无法在逻辑上证实亚里士多德的真实性。当然,考古学方面的证据更是不存在。

汉唐智库认为,所谓西方三大圣贤实际上并不存在。他们出现在中国现代文化语境中的根源是中国从工业革命之后落后于西方。近代中国文人在翻译西方著作时,被西方植入了奴性思维,想当然认为西方文明的祖宗非常智慧,各种错误翻译生造出西方圣贤。

这些译者受限于知识和眼界,盲目崇拜西方,从没想过西方在几百年前就抄袭了中华文明。

即便是今天,深受西方文明控制思想的所谓文化学者,同样对西方文明的领先坚信不疑。

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中华文明传承万年,无论从人类起源的角度还是文明源头都没有理由主动归附于西方世界,也没有必有与西方攀亲戚。

即便中华文明不主动去充当西方世界的先祖,更没有任何理由主动成为西方文明的后裔。

地球如此之大,人类历史如此悠长,中华就是中华,西方的自娱自乐注定是一场笑话。

那些甘当西方文明吹鼓手的人,终其一生也改变不了自身的蒙昧状态。

这些人,主动抛弃中华文明去拥抱西方世界,必将魂无所依……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求真去伪—-中华考古与西方伪史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