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竞合

时政动态 admin 10个月前 (07-25) 3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德国专家:中美可尝试建立“对立伙伴关系”

“国内大循环”大战略的元年正式开启

竞合

全球新冠的爆发使得本来就脆弱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严重的经济衰退凸显了全球贫富差距,部分国家内部矛盾激化。
联合国秘书长本月指出,世界上最富有的26个人掌握了超过1.4万亿美元的财产,等于38亿穷苦人口所拥有的财富。
美国经济所研究显示,仅仅占据全国0.1%人口的美国富人,掌握着全国20%的财富,是90%的普通人的财富总和,美国贫富差距已经达到近100年来的峰值。
疫情防控不力+经济衰退+社会内部矛盾激化,于是某些国家不得不通过一些激进的手段向外转移矛盾,加速加大对外摩擦,从20世纪90年代开启的全球化正面临中断,逆全球化迹象越来越明显。
中美之间的问题不会因为换个总统就发生大方向上的改变,中美摩擦会长期客观存在。
在这样的全球宏观大背景下 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
什么是国内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
一方面,着力打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各个环节,完善国内需求体系、供应链体系,充分发挥国内需求潜力,同时以满足国内需求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另一方面,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深化对外开放,使得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地联通、促进。
打造“国内大循环”的双向驱动力——生产和消费。
在生产端,国内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逐渐积累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供应链体系。同时,人口红利逐渐转化为工程师红利,也推动国内产业从劳动密集型转向创新驱动型。
在消费端,中国拥有14亿人口,其中有4亿中等收入群体,是全球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后的又一次深层次改革,这既是历史性的挑战,也是历史性的机遇!

:打响中国经济内循环人民战争

在中国经济于今年第一季度战胜疫情,第二季度逐步恢复常态化生产之际,中央召开企业家座谈会,面向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攻坚战拉开了序幕。

此次座谈会让我们体会到以下几个具有战略确定性意义的“硬”消息:第一:中国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后,正在将工作中心转向经济主战场。今年3、4月时,一些预测认为中国今年经济将是负增长,的确,中国经济一季度经历大幅下滑,但二季度企稳回升、由负转正,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6%,情况比预料的要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6月下旬预测60多个国家中只有中国经济今年能保持正增长,为中国经济坚定由负转正信心加上了更大权重。而企业家座谈会传递出一个明白无误的信息:中国有能力控制疫情,能够在后续两个季度中让国内经济增长的势头不断抬高,恢复到潜在的增长水平。

第二,在早先注重导向加投资拉动型动力学机制”的国外大循环,及2014年后通过供给侧结构性调整向“创新导向加需求拉动型动力学机制”转化后,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发展的综合战略发展方向,承受贸易保护主义和新冠疫情双重冲击并战胜之,以促进中国经济新一轮增长。国内大循环可矫正国民经济体系因长年出口导向导致的国内市场成分不足,双循环导向又可巩固启动内需大市场时有可能弱化早先海外市场累积的份额优势。双循环战略取长补短,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发展的导向。

第三,中国经济增长重在打“人民战争”,保护亿万家小微和微微市场主体的活力,坚持弘扬企业家精神,鼓励市场主体向成功企业过渡,依靠各类企业家主导,发挥生产和市场主体两个方面的力量搞好经济增长,同时带动世界经济复苏。以前,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外部环境下,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对我国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国际上刮起了一股歪风,部分国家在国际交往上奉行单边主义,贸易上实行闭关保护主义,大大恶化了各国新一轮经济增长的友好国际大环境。但是,中国发展的初衷不会改变,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同时坚决同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作斗争,坚持走各国共同富裕的道路。

企业家座谈会向我们传递了这么多具有战略确定性的“硬”信息,但国内大循环应该怎样建设呢?过去几个月来,大循环的成功案例就在我们身边。快消经济的恢复帮助存货迅速得到清理,回笼了一部分流动性资金,活跃和启动了市场。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所带来的国民经济缺口就是经济中的市场成分少,快消经济中的市场成分值得大力培养,南方一部分小镇和农村发展网红经济,更是将线下与数字技术支持下的联网共享经济结合了起来,充分证明中国经济的蓬勃创造力也蕴含在“人民战争”中。更多的外贸企业,何不在中国市场的汪洋大海中,把服务国外消费者的经验和技能与中国市场成长的大潮结合起来、内生扎根呢?(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7月21日发表德国安联保险公司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里安的题为《中美有可能建立“对立伙伴关系”吗?》的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即使单纯从经济角度看,也很难设想中美紧张关系会在不久的将来持久缓解。
在与中国脱钩的过程中,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和金融影响正把美国经济的三个部分统一起来。这种态势不大可能很快减弱,并且将彼此加强,也就是说1+1+1大于3。
 
首先, 美国政府最近在国会两党的明确支持下,对中国实施了经济和金融制裁,从而使一场旷日持久且针锋相对的冲突升级。有关疫情的“甩锅”游戏对美国愈发强硬的立场起到了支持作用,无论今年11月的总统和国会选举结果如何,美国的立场都不大可能改变。
其次,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从关注效率转向重视韧性,美国的企业部门也将推动脱钩。这需要“近岸采购”、“回流”或是“本土化”,这意味着把西方供应链撤出中国。这并不意味着西方跨国公司将很快放弃中国。相反,大多数公司将寻求“在中国为中国服务”的模式。但是,这种做法将减少这些企业在中国的参与度,增大它们的脆弱性。
另外,美国家庭也将促成这种脱钩。鉴于走出新冠疫情所引发的深度衰退的复苏可能是缓慢的,并且全球经济处于高度“去同步化”阶段,美国失业率最近的部分攀升可能会令人失望地缓慢逆转。
▲7月13日,一名男子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的草坪上遛狗。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中美紧张关系加剧可能会对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国产生重大影响,这些国家与美国保持着牢固的国家安全关系,与中国也保持着同样牢固的经济关系。这些国家必须考虑到这样一种可能性:它们将被要求在这两个全球主要大国之间作出选择。笔者怀疑它们不愿、也没有准备好这样做。
所有这些因素都指向一种异常不确定的宏观和微观经济前景,这一前景越来越容易受到政策错误和市场意外的影响。所有人都青睐的目标是谷歌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所说的美中之间的“对立伙伴关系”——在这一关系下,健康的竞争并不妨碍合作和共担责任,这对应对气候变化和疫情等重大全球挑战而言至关重要。我们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在通往这一目标的漫长而坎坷的旅途中避免破坏性的脱轨。
要警惕华尔街新一轮的剪羊毛运动

次贷危机之后,借助宽松货币政策与美股大换血,华尔街推动了十年牛市,但是这个十年牛市是留有金融伏笔的,也是为华尔街后期剪全球羊毛服务的。以美国金融市场为核心,引导全球资本市场泡沫化,是华尔街剪全球羊毛的前提条件,制造泡沫与挤泡沫是美元在全球各类资产中的必然诉求,是华尔街利益最大化的必然路径。
美股十年牛市的主要目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修复美国金融市场,稳固华尔街国际金融中心地位;2、稳定国际投资者信心,引导国际资本进入美国市场;3、稳固美元国际地位;4、提高美国跨国企业估值,为美企全球兼并收购创造条件;5、修复金融衍生品市场,继续推销美国债务;6、为下一轮全球剪羊毛服务等。
实际上美股牛市走到2018年时,泡沫问题就已经比较明显了,但是华尔街并没有急于做空,主要原因就是没有机会套取中国等的金融利益。由于中国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且国民财富持续增长,所以华尔街对中国金融市场始终虎视眈眈,总想在新一轮剪羊毛运动中将中国充分囊括在内,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但是中国金融市场并未全盘开放,华尔街的剪羊毛运动明显受限,由于无法有效地剪我国羊毛,所以华尔街才会恼羞成怒,所以美国才会对我国战略转向,目的就是想迫使我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这样才能对我国施加金融战略。
实际上在卫安危机爆发之前,美国一系列的逆全球化动作在很多方面都是为了新一轮剪羊毛服务的,只是当美国向各经济体尤其是向中国的施压还没达到目的时,卫安危机就爆发了,结果提前刺破了美股泡沫,这令华尔街十年的酝酿几乎功亏一篑。
卫安危机导致美股三月份发生股灾,华尔街的做空虽然短期获得了收益,但是收益并不如预期,这是因为中国的金融市场尚未完全开放,A股也不存在泡沫问题,所以中国金融市场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华尔街无法剪中国的羊毛。而美股的决堤又严重威胁到华尔街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与东西方再平衡问题,所以美国被动大规模纾困救市,华尔街以最快的速度拉高美股,重回牛市,其主要目的不仅仅是自救,更是想延续十年牛市剪全球羊毛的计划。
所以美国对我国的系列施压,其主要目的就是想彻底打通中国的金融通道,然后利用美元的输出与回流在我国金融市场造就估值极端化,既剪我国的羊毛,又可以打击我国经济,从而全面实施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金融战略。
当前全球正处于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危机转嫁周期,同时也处在发达经济体经济危机周期律当中,这个周期内美国的表现很容易出现极端,这是由华尔街根本利益所决定的。
近十年来美国利用债务危机转嫁+科技围堵+扼阻欧元支付体系建设等金融战略,严重阻碍了欧盟经济发展,所以才有了当前欧盟加速脱美的过程;同时美国用经济以及金融制裁方式长期打击俄罗斯、伊朗与土耳其等经济的发展,这令美国对外转嫁债务危机的口径不断缩窄,目前美国表面上在扶持印度与巴西,但实际上也是在寻找转嫁债务危机的新目的地。
因此我国当前有必要加强金融防火墙,应外松内紧,金融开放步调要稳,令美国的债务危机转嫁无的放矢,后期美国的超规模纾困政策的副作用就会不断呈现,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旦美国再次触发经济或金融危机,中美在很多问题上就会攻守逆转,很多矛盾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对于投资者而言,在这样的金融周期中要高度重视系统性风险问题,华尔街对全球资产溢价的过度引导,这是一个系统性风险的再造过程,同时这个周期内的美国政策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所以要加强防范外围风险后期向我国的传导,因此今年的风险投资一定要有度,不要盲目。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竞合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