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吴仪针说:我是在和强盗打交道

时政动态 admin 9个月前 (08-20) 3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外交部:出于强盗逻辑的巧取豪夺

郑若麟:一场“经济世界大战”已在我们身边展开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对一部分中国企业和个人实施所谓“极限施压”。事实上,对美国来说,这种手段算是“传统艺能”,比如法国阿尔斯通公司便是一例,由于其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对阿尔斯通高管之一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实施逮捕,最终由美国通用公司以很低的价格吞并阿尔斯通。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郑若麟研究员指出,美国正在向全世界发动一场经济上的“世界大战”,目的是让别的国家成为它的经济殖民地。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中国只有抵抗到底、获得胜利,才能保证未来的经济独立与科技独立

新华社北京8月17日电(记者成欣)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签署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公司90天内剥离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运营所有权益,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7日说,TikTok几乎满足了美方提出的所有要求,但仍逃不过美国一些人出于强盗逻辑和政治私利对其采取的巧取豪夺。中方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诬蔑抹黑中国,停止无理打压别国企业。 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提问时说,据报道,TikTok美国业务包括总裁在内的公司中高管理层全部聘用美国人,其服务器在美国,数据中心在美国和新加坡,运营团队全部实现了本地化。公司雇佣了1500名美国员工并承诺创造1万个就业岗位。TikTok还对外公开了审核政策和算法源代码。“可以说,TikTok几乎满足了美方提出的所有要求,但仍逃不过美国一些人出于强盗逻辑和政治私利对其采取的巧取豪夺。美国一些政客非要无中生有、罗织罪名,置TikTok于死地。” 赵立坚表示,在美国一些政客眼里,“国家安全”仿佛成了美国给别国找事的“万金油”,成为这些人无理蛮横打压非美国企业的“尚方宝剑”。美国口口声声称TikTok等企业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但就连美国中情局有关评估报告也显示,没有证据证明中方拦截了TikTok数据或利用TikTok侵入用户手机。美国有关智库也表示,仅仅因为某款应用软件属于中国企业就将其禁用的做法绝不是出于安全理由。“这再次证明,所谓自由、安全不过是美国一些政客所奉行的‘数字炮舰政策’的借口。” 他说,这种霸凌行径是对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的公然否定,违反国际贸易规则,肆意侵害他国利益,也必将损害美国自身利益。“我们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诬蔑抹黑中国,停止无理打压别国企业。”

中美之争,涉及多个领域,其中,从中国提出恢复GATT(关贸总协定)的创始成员国资格的“复关”谈判,到后来加入新成立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资格,主要是和世界经济最大体量的美国谈价还价。

在与美国谈判过程中,在经济合作中绕不开的,涉及知识产权的转移和保护,又成为其中的主要焦点。为此,在最后几轮谈判中,中国坊间有关于一则中国的“铁娘子”与美方代表交锋的真实故事:
曾任中国副总理、时任原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部部长的吴仪,在与美国代表的谈判中,美方先声夺人地说:我是在和小偷打交道。其所说的小偷,无外乎就是中方;所“窃取”的东西,就是美方的知识产权。中方代表吴仪针锋相对地说:我是在和强盗打交道,看看你们博物馆里,有多少掠夺自中国的文物。

当年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所作所为,的确有可以非议的地方,不然的话,就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拥有《百年孤独》等名著的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生前亲自来中国考察出版市场后,无奈地说了一句:原来各位都是盗版人贩子啊,并且撂下狠话:在此后的150年都不会授予中国出版权,特别是《百年孤独》这一本书!
俱往矣,经过中国持续不断的打击盗版和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努力,目前几乎完全杜绝了盗版行为;而且在监查知识产权的机构设置上,赋予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管理范围和执法权限。这也是根据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和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由此前仅仅是“国家专利局”转变职能而来的副部级机构,隶属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其主要职责之一就是负责保护知识产权,还负责专利强制许可相关工作等等。

美国知识产权的历史

不久前,特朗普在白宫花园面对外界宣布涉及中国的几项政策演讲时,使用了这样的措辞:“中共国的招数层出不穷……在与中共国的交往当中,我们损失了成千上万的财富,特别是在上一任政府的任期内……中共国抢走了我们的工厂,掠夺了我们的就业机会,搬空了我们的制造业,偷窃了我们的知识产权……”
如果说,美国是一个靠专利立国的国家,一点儿都不夸张,佐证之一就是,早期专利授权证书,准确地说是从1790年到1836年,所有的官方专利证书均由美国总统、国务卿联合签署,1797年的一份专利证书还联署了司法部长名字;佐证之二,在美国商务部的大门口上,还刻有林肯总统的一句话:“专利制度就是将利益的燃料添加到天才之火上。”
美国立国之时,可以说“一穷二白”,在1787年的制宪会议上,在开国元勋华盛顿的注视中,来自于各州的制宪代表在制定宪法中,通过了第一条第八款:“为促进科学和实用技艺的普及,对作家和发明家的著作和发明在一定期限内给予专利权的保障”。1790年4月12日,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签署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专利法》;美国国会通过了1793年版《专利法》。在此后的30年里,有1万多件发明获得了专利。
《独立宣言》的起草者、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曾经作为首任国务卿,成为美国第一名专利审查员。据悉,美国独立战争后,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等这些美国领导人都认为,美国须要强有力的专利法来保护发明家的权利,专利制度将刺激技术发展和经济增长。
对此,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在《康州美国佬大闹亚瑟王朝》中阐释道:“我知道一个没有专利局和好的专利法的国家,除了倒退之外是别无他路的。”正是在美国国家领导人的大力提倡下,仅1865年至1900年,被正式批准登记的发明专利,就达到了64万多种,依靠强大的科技实力,美国很快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独占鳌头。1894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跃居各国之首,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
发明不仅使得美国成为一个新兴的创新性国家,而且带来了丰厚的经济利益和可持续的发展动力。据1922年美国国会统计,仅拥有1000多项专利的“发明大王”爱迪生,让美国政府在50年内的税收就增加了15亿美元;而1928年的一项调查则显示,全世界的资本用在与爱迪生发明有关的项目,折合金额157.25亿美元。
正是知识产权在美国开国之初,起到了立国之本的作用,直到今天,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依然在知识产权的利用和保护上不遗余力。

中国如何掐住中美之争的命门

不同于美国商务部,中国机构改革后的原国家专利局,现称“国家知识产权局”隶属于市场管理监督总局,盖因中国的保护知识产权起步之初,尤其是磁带、录像带,后来的CD及其VCD、DVD等衍生产品和图书等,的确是侵权行为泛滥成灾。但是,随着持续不断的宣传和国民素质的提高,尤其是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而今在中关村到穷乡僻壤,都不见了侵权行为的发生。
当年授予专利和专利许可属于专门的机构“中国专利局”,查处侵权行为属于另外一个部门“工商管理(总)局”,也就是俗称的“两张皮”。反观美国,都在商务部治下,盖因美国前总统卡尔文·柯立芝描述19世纪的美国人:“美国人民的头等大事就是做生意。”就像美国与中国的首次交往也是从做生意开始的:“中国皇后号”早在1784年8月28日就已经抵达中国,尔后满载而归。
2019年中国全球专利申请数量首次超越美国,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中国在2019年通过专利合作协定(PCT)体系,申请了5万8990份专利,已经超过了美国的5万7840份专利。自1993年开始中国向WIPO提交一份专利申请,直到1999年当年,中国仅向WIPO提交了276份申请;但短短27年过去了,中国从1增长到将近6万,递增量达200倍。
除此以外,截至2020年6月底,中国国内(即不含香港、澳门和台湾)发明专利有效量199.6万件(单纯在中国专利局注册登记的专利数量),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4.3件,已经独占鳌头。在中美之争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华为,是连续三年稳居全球专利申请数量(PCT)第一的企业,仅2019年国际专利申请数量就达到了4411件,目前已经是连续三年位居榜首,与排名第二的日本三菱集团相差近一倍(2661件)。
除了华为,排名前50的名单中,中国的OPPO排名第五,京东方排名第六,平安科技排名第八,中兴排名第18,大疆排名第23,阿里巴巴排名第25名,腾讯排名第43等等。
除了企业,高等学府也不甘示弱,来自科研机构和高校的力量,同样功不可没:中国的清华大学位居第二,深圳大学则位列第三,甚至超过了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第五名是中国的华南理工大学。在排名前50的大学中,美国大学有20所,中国大学有14所。
其宗旨为“鼓励创造性活动,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立于1967年,是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之一,目前有193个成员国,包括联合国范围内的190个成员国以及库克群岛、罗马教廷和纽埃。
对中国这些年在专利申请和保护方面所做的巨大努力和贡献,WIPO总干事弗朗西斯 高锐(Francis Gurry)表示:中国的成功归功于领导层深思熟虑的战略,不断推进创新,使中国成为一个经济运行在更高价值水平上的国家。WIPO发布的年度报告也指出,中国已成为世界知识产权发展的主要推动力。
正因为中国在专利发明上的突飞猛进和专利保护的卓有成效,前述的马尔克斯所说的150年间也不会授予《百年孤独》的出版权,但中方在不断净化知识产权领域的保护,被国际社会所瞩目并认可。直到2010年,他还是把《百年孤独》的版权授给了中国的一家出版社,四年后,大师去世。
就像当年马克·吐温对美国的专利制度充满了期待,而加西亚·马尔克斯授予了中国出版其《百年孤独》的版权,都是在一个国家的特殊发展时期所起到的“声援”作用。但后者的下述名言,对当下特朗普继续摔锅中国的知识产权及其保护制度,也是警示和回击:谎言说得越来越真诚,最后连他自己都从中得到了安慰。还有这句:只有没原则的人,才会从痛苦中得到满足。这句最贴切:“Hot est simplicisimum”(简单之极)他回答,“因为我疯了”。
诚如其言!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吴仪针说:我是在和强盗打交道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