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美国盛极转衰,撤军是为了集中精力应对中俄

帝国末路 admin 1个月前 (10-31) 4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美国霸权四柱都晃盛极转衰

 

美国要维持在当今世界的“霸权”,不仅需要具有世界第一的力量,更必须具备四项最基本的能力:

第一,对世界局势的掌控能力;

第二,国际事务中(至少在盟友和伙伴中)的信誉和威望;

第三,强大的执行能力;

第四,榜样的力量,即“软实力”。

美国此次在阿富汗的大溃败,却向世人展示了动辄把“霸权”挂在嘴边的国家,在这四项能力上的缺失。

第一,阿富汗战争并不仅仅是一场“反恐战争”,它体现了一个“霸权”国家掌控世界局势的能力。

美国劳师远征阿富汗的根本目的,是要向世界展示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恐怖袭击后,美国有能力根据自己的利益重新塑造世界格局。

但阿富汗大溃败,却证明拥有最强大战争机器的美国,即便是针对一个“失道寡助”、且以偏远落后的阿富汗为依托的塔利班,在苦战20年后依然没有能够重塑阿富汗的局面,遑论世界格局?

令人瞠目结舌的大溃败后,阿富汗一切重回原形。

美国的阿富汗大溃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75年的“西贡时刻”。

然而,美军撤离阿富汗和当年撤离越南不可同日而语。

当年,美军虽然也是仓促“撤离”,南越伪政权也是瞬间垮台,但撤出越南的决定(1973年做出),是在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大门打开之后才做出的。

所以,尽管“西贡时刻”也让美国“失去”越南颜面扫地,美国却“赢得”了中国,从而在冷战格局中塑造了有利于美国的中美苏战略大三角关系,进而在战略格局上掌控了世界局势,奠定了赢得冷战的基础。

而美国撤出阿富汗呢?对美国面临的世界格局没有任何积极的影响,更谈不上有计划的塑造和掌控。

美国在阿富汗的大溃败,不仅给美国、也给所有与阿富汗有关联的国家和地区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中国、俄罗斯、印度、伊朗、巴基斯坦、沙特以至整个南亚和中亚地区,都要不同程度地为收拾这个“烂摊子”埋单,甚至连欧洲也为美国的阿富汗大溃败战战兢兢。

毕竟,恐怖袭击和流离失所的难民是近年来欧洲挥之不去的噩梦。为世界搞了一个损人不利己的“烂摊子”,哪里看得到丝毫的“掌控世界局势”的能力?

第二,美国的阿富汗大溃败,使美国的信誉和国际威望扫地,尤其是沉重打击了盟友对美国的信任和信心。

拜登政府上台后,高呼“美国回来了”!信誓旦旦地要“重振联盟”,进而重塑美国的“领导”。

为此,拜登本人及其政府高官们走马灯似地访问印太和欧洲各国,高调地向其盟友和伙伴保证:只要跟随美国,美国必将严守对他们的安全以及发展的承诺和义务。

然而,阿富汗大溃败后,拜登总统在电视讲话中却一再强调美国政府和军队“只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大溃败是因为“阿富汗人不能捍卫自己和自己的国家”造成的。

言外之意是那些曾经与美国合作的阿富汗人与美国无关、在美国一手扶植下建立的阿富汗政府瞬间垮台是活该倒霉!

果真如此,美国的信誉何在?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和义务何在?

第三,阿富汗大溃败显示出美国政府糟糕的执行能力。

有舆论将大溃败归咎于情报失灵。

在仓促撤军时,拜登及其团队断言“阿富汗政府不会垮”,相信由美国训练和装备的“30万政府军完全有力量击退塔利班”。

殊不知政府瞬间垮台,“30万政府军”大部分是一支用来骗取钱财的“影子部队”。

然而,美国毕竟在阿富汗浸淫了20年并建立了一个政府,所谓“情报失灵”的背后,其实是沟通协调机制的崩塌。

现代管理学证明,没有一个完整有效的沟通协调机制,任何信息和情报都只能是“只字片语”;即便这些“只字片语”都是真实的,也堆砌不出来决策所必须的清晰画面。

情报失灵和沟通协调机制的缺失,表现出拜登政府混乱低下的执行能力。

即便在塔利班势力势如破竹般地攻城掠地、大溃败已经显现之时,拜登政府依然在多哈与塔利班“谈判”。

当大溃败已成定局,拜登政府又匆忙大量增兵——一个小小的喀布尔机场周围,居然部署了7000余名军队。

尽管拜登政府现在要确保 “不失去一个美国生命”。然而,羊已尽失,补牢何用?

第四,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便一贯标榜其“软实力”的强大,拜登在其就职演说中,也誓言要发挥美国“榜样的力量”(power of the example)。然而,美军尚未完全撤离,美国一手扶植的阿富汗政权便已垮台,被美军从塔利班“恶政”下解放出来的阿富汗人民,“竟无一人是男儿”来捍卫美国为他们打造的“民主”政权。美国的“软实力”何在?“榜样的力量”何在?

诚然,美国的一些战略家们认为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将资源集中于和中国的“竞争”。然而,拜登政府“竟赢”(outcompete)中国战略的核心,就是要打造一个与美国同心协力的“价值联盟”。

作为盟主,美国的“霸权”决定了联盟的团结与稳定。

一个对世界局势的掌控能力、信誉、执行能力以及“软实力”都明显式微的盟主,霸权何在?

 

不可否认的是,美国仍旧是全球最为强大的国家,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美国的前景已经暗淡下来,疫情的爆发,也让外界看到了美国并不是无敌的存在,甚至连小小的病毒都抵抗不了。结局已经注定,美国将盛极转衰,看奥巴马的经历就可以知道,资本主义逐利的特性不会改变,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强国势必有倒下的一天,这是政治经济制度所决定的,不论谁来当总统结果都会是一样。

强大的美国

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美国依旧十分强大,美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并且军事实力世界第一,但是这并不代表美国就可以再次伟大,美国就可以永远强大下去。诸多问题已经摆在面前,美国政府根本无力解决。在经济领域,美国无法逃脱经济危机的干扰,只不过利用美元霸权,美国屡次将危机转嫁到其他国家身上,通过美元霸权来吸其他国家的血,以此来为自己续命。但这样的方式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成功,如今很多国家都开始抛售美债,并且开启去美元化的进程,美元的地位终将陨落。

禁枪禁不掉

资本主义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不会停止,拿美国十分严重的枪支问题来说,明明枪支泛滥导致美国暴力事件频发,但是美国政府却始终无法将禁枪政策推行开来。这是因为军火商就在政客们的背后,只要拿出足够多的金钱,自然会有白宫的政客为他们说话。在奥巴马时期,本来美国政府也再次提出禁枪,然而最终此事却不了了之。到了特朗普时期,在发生校园枪击案时,特朗普居然说出可以让老师们也佩戴枪支,这样爆发枪战时,老师就可以出手了。商人的脑回路就是这样,没有去想如何减少枪支犯罪,却想着让更多的人拥有枪支,这样美国的暴力犯罪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结局已定

美国虽然表明光鲜,但其实暗流早已开始涌动,美国的衰退是无可避免的。不论是共和党人执政,还是民主党人上台,美国的内部矛盾都无法得到解决,美国政府一再转嫁危机,用海外事务来转移视线,但这样的招数终有失效的一天。那个时候,白宫就只有黔驴技穷、无路可逃这一种命运了。资本主义的大厦注定会垮塌,只有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建设人类共同的命运体,才能让世界文明走向更遥远的未来

本周,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权垮台,绝望的阿富汗人竭力想要逃离喀布尔。随着美国与世界渐行渐远,阿富汗的这一恐怖画面显示出在世界历史上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一事件所反映出的真相是,美国时代的终结提早到来了。导致美国虚弱和衰落的长期因素更多来自于国内而非国外。美国仍会在未来数年保持其大国地位,但它到底具有多大的影响力则取决于其解决内部问题的能力,而不是它所执行的外交政策。

从1989年柏林墙倒塌到2007-09年金融危机爆发,美国霸权独占鳌头还不到20年。那时的美国在军事、经济、政治和文化等诸多权力领域都占有优势。它最狂妄的时刻出现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当时它不仅想要改造阿富汗(两年前入侵)和伊拉克,而且还想改造整个中东地区。

正如它低估了本国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对全球金融的影响,它也高估了军事实力对政治的影响,以为单凭武力就可以引发重大政治变革。历经十载,美军深陷在两场游击战中无法自拔。由美国领导的全球化运动引发了严重的不平等,而一场国际金融危机更使这种不平等雪上加霜。

 

这一时期的单极化程度在历史上都是比较罕见的,此后整个世界逐渐恢复到一个更为正常的多极化状态,中国、俄罗斯、印度、欧洲和其他权力中心从美国手里拿走了部分权力。阿富汗可能最终不会对地缘政治造成太大的影响。美国在1975年撤出越南,这一提早出现的耻辱性失败并没有击垮美国,它很快就在十年后重回巅峰,现在正与越南一道遏制中国的扩张主义。美国仍掌握着许多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经济和文化优势。

对美国全球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是其国内形势:美国社会呈现出严重的两极分化,几乎在所有议题上都难以达成共识。这种两极分化始于税收和堕胎等传统政策议题,但此后就演变成了一场有关文化认同的激烈斗争。认为自己被精英集团边缘化的人群要求得到承认。我在30年前就认定这是现代民主的一个致命弱点。在通常情况下,一个严重的外部威胁,如全球疫情,应该成为团结民众共同奋斗的机会。但新冠肺炎危机却加深了美国社会的裂痕,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以及现在的接种疫苗都不再被视为是单纯的公共卫生措施,而是划分不同群体的政治标识。

从体育比赛到分属不同政治阵营的美国人要购买不同品牌的商品,类似的冲突已经蔓延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在后民权时代,美国作为多种族的民主国家,其引以为傲的公民认同已被叙事分歧所取代,即1619年叙事对抗1776年叙事,两大叙事的区别在于这个国家是建立在奴隶制之上还是建立在争取自由之上。这场冲突发展到对立双方各自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现实,即2020年11月的选举要么是美国历史上最公平的选举,要么是一场产生非法选举结果的大规模欺诈。

从冷战到21世纪初,美国精英达成了一个强烈的共识,美国要引领全球政治。磨人而又似乎永无尽头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不仅使许多美国人厌恶类似中东这样的麻烦地区,而且也使他们不愿再卷入一般性的国际事务。

两极分化还直接影响到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共和党人持鹰派立场,指责民主党人想要“重置”美俄关系并对俄总统普京抱有天真的幻想。后来,前总统特朗普公开拥抱普京,扭转了这一局面。如今,大约一半的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对美国生活方式的威胁比俄罗斯还大。属于保守派阵营的美国电视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前往布达佩斯,向匈牙利的威权派总理维克托•奥尔班(Viktor Orban)表达敬意。说“拥有自由主义者”(右翼分子的流行语,为了“激怒左翼”)之类的俏皮话比捍卫民主价值观更重要。

在中国问题上,两党的共识更加明显: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认为中国是对民主价值观的威胁。但共识也就到此为止。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更大考验来自于台湾而非阿富汗,即如果台湾地区受到中国的直接攻击,美国要怎么办。美国是否愿意为了该岛的独立而牺牲本国人民的生命?或者,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美国是否会冒险与俄罗斯发生军事冲突?这些都是不容易回答的严峻问题,但各方可能都会戴着党派斗争的有色眼镜去进行一场有关美国国家利益的理性辩论。

两极分化已经损害到了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更不用说未来的上述考验。影响力大小取决于外交政策学者约瑟夫•奈所称的“软实力”,即美国制度和社会对全世界人民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现已大大减弱:我们已很难说美国的民主制度近年来运转良好,或者说所有国家都应该效仿美国的党同伐异和功能失调。成熟民主的标志是国家权力能在选举后和平移交,而我国并没有在1月6日通过这次民主测试。

执政七个月来,拜登政府最大的政策败笔是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去应对阿富汗的迅速崩溃。无论这么说有多不体面,但没有证据证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个明智的决定(即使这个决定最终可能被证明是正确的)。拜登表示,为了集中精力应对以后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更大挑战,撤军是必要的。我希望他是认真的。巴拉克•奥巴马从未成功地“转向”亚洲,因为美国一直在专心平息中东的乱局。本届政府需要转移资源和注意力以团结盟友遏制地缘政治对手。

美国不太可能恢复其早先的霸权地位,它也不应该抱有这样的想法。它所能怀有的期望是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维持一个有利于民主价值观的世界秩序。它能否做到这一点不取决于它在喀布尔采取什么样的短期行动,而是取决于它能否在国内恢复民族认同感和树立一个目标。

人民日报:美国没有资格!

北晚新视觉
角标
08-20

美国不仅有人口贩运的黑暗历史,更有人口贩运的糟糕现实。同庞大的人口贩运产业相比,美国打击人口贩运的努力苍白无力

 

资料图,新华社供图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所谓年度“贩运人口报告”,对其他国家横加指责,肆意污蔑抹黑,却无视自身在人口贩运问题上的斑斑劣迹,将本国列入“表现最好的第一类名单”。美国年复一年老调重弹,炮制此类充斥虚假信息,毫无底线美化自己、丑化他人的“报告”,改变不了其自诩的“人权灯塔”下“灯下黑”的真实状况,只能让世人再一次看清美国打着人权幌子干涉别国内政的险恶用心。

美国在发布报告时声称“致力于在全球推进美国人所享有的安全、繁荣与价值”,这种说法大言不惭,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在长达600多页的报告中,美国只用不到半页纸轻描淡写自身的问题,表现出选择性健忘的老毛病——美国不仅有人口贩运的黑暗历史,更有人口贩运的糟糕现实。美国根本没有资格充当“人权教师爷”和“人权判官”。

美国的起家与血腥残暴的奴隶贸易直接相关,这一罪恶历史永远无法洗白。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长距离强迫人口流动。1619年,第一批有记录的非洲黑人被运抵北美詹姆斯敦,开启了黑人在这片“新大陆”惨遭奴役的血泪史。据“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数据库”统计,1514年至1866年间,累计有超过1250万非洲人被贩运到“新大陆”,这还不包括在途中死去的很多人。美国1776年独立时蓄奴仍是合法的,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等都是奴隶主。甚至1865年美国宣布废除奴隶制后,南部多州还颁布一系列对黑人实行种族隔离或其他歧视性政策的法律。时至今日,美国仍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成为导致美国社会撕裂的深层原因之一。

美国喜欢对他国指手画脚,但自己国内,人口贩运、强迫劳动却无处不在。据美国非营利组织“北极星计划”统计,2007年底至2019年底,向美国“全国人口贩运热线”报告的案件共有63380起,其中2019年报告人口贩运案件11500起,涉及受害者22326人。过去5年,美国所有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都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的案件。该组织表示:“尽管这些数字令人震惊,但它们可能只是实际中的一小部分。”美国一些学术机构统计,美国至少有50万人遭受现代奴役并被强迫劳动。受害者既有本国公民,也有来自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地区的外国公民,甚至包括妇女、儿童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有美国学者犀利地指出,现代奴隶制依然在美国普遍存在,“只是采取了一种新的形式”。

同庞大的人口贩运产业相比,美国打击人口贩运的努力苍白无力。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今年2月发布的《全球人口贩运报告》显示,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美国司法部发现潜在和已确认人口贩卖受害者8913人,而几乎同一时期,美国国务院、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立案调查的案件仅2183件,遭起诉人数仅386人。有美国媒体指出,直到2000年颁布《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人口贩运在美国才被视为非法行为并被列为联邦犯罪。美国《财富》杂志一针见血地指出:“人口贩运在美国不仅是流行病,更是大生意。”由于美国人口贩运产业链利润丰厚,加之监管不力、立法不全、执法不严,不法分子与相关利益集团屡屡铤而走险,人口贩运产业在美国长盛不衰。

人口贩运问题,只是美国自身人权问题的冰山一角。近年来,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白人至上主义”沉渣泛起,少数族裔、原住民、难民、移民遭遇的系统性歧视现象更加凸显……在自身糟糕的人权记录面前,在美国民众正在承受的苦难面前,美国哪里来的底气去打“人权牌”干涉别国内政?毕竟,丑化别人美化不了自己,只会让自己的形象越抹越黑。美国真正该做的,是反躬自省,切实纠正自身犯下的人口贩运、强迫劳动等人权罪行,真正在国内实现种族正义和平等,让美国人民真正享有“安全、繁荣和价值”。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国盛极转衰,撤军是为了集中精力应对中俄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