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马克龙:现代资本主义模式已经无法运转

地球新村 admin 9个月前 (02-11) 12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世界经济论坛网站1月26日刊登《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达沃斯论坛的特别讲话》的报道称,当地时间1月26日,达沃斯论坛举行了一场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视频对话会议。根据达沃斯论坛发布的会议视频整理的部分对话内容摘编如下:

克劳斯·施瓦布问:我想问总统先生几个问题,这些问题和如何建设后疫情时代有关。对于建设或重建一个更绿色、更具韧性、更可持续的经济的长期远景,您有何看法?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远景吗?

马克龙答:首先我要把当今的世界和疫情后的世界联系起来。在几乎所有国家,社会都在随着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而转型。我们可以从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疫情中吸取教训。疫情还会持续数月,一些人甚至认为会持续数年,无论如何,病毒或多或少还会存在。

我认为由此得出的第一个教训是,在思考经济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到人的因素。这说起来似乎有点老生常谈。但对所有国家而言,我们都做了一些以前无法想象的事情,也就是我们停止经济活动来保护生命。人们所谈论的经济首先是一门道德科学,因此人的生命要高于交易和数字。

第二个教训是,这段经历让人们意识到了人类的脆弱性。我之所以这么说,就在于如果不在这两个关键性因素上吸取教训,也就谈不上后疫情时代的重建:经济重新成为道德科学,人类价值高于一切;我们的社会是脆弱的,大自然通过社会在应对大流行病、气候变化以及其他事件上的脆弱来向我们提醒这一点。

因此,未来思考经济的同时,要去思考创新、脆弱性和人道。我们的经济必须坚持人本主义原则,它涉及卫生健康和社会不平等问题。如果我们的经济更加关注消除社会不平等,我们才能更早地走出疫情。

资本主义面临四种危机

问:总统先生,您在国际劳工组织的会议上曾称,资本主义已经变得疯狂。在您所说的道德的经济的背景下,您对企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有何看法?之所以提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刚出版了一本叫《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的著作。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答:我了解您对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的表述。实际上,看看过去几十年的变革,以市场经济为首的资本主义确实取得了成功。我们不能去歪曲这一点。经济开放、全球贸易、资本主义有助于让成千上万人摆脱贫困,这是它带来的好处。但是,伴生的是社会不平等。经济开放和比较优势理论使地球另一端的人民摆脱贫困,进入到生产之中。但由此带来的是产品、经济活动、社会效益、工资收入的流出。同很多发达国家的情况一样,我们有很多同胞也因为产业迁移而承受苦果。对成千上万人而言,这是社会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

第二个是价值创造和利润之间的脱节。资本主义存在金融化。金融化有助于更快更好地将储蓄金拨付到需要资金的地方,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在没什么风险的时候,金融化会过度分配报酬。而且,金融化带来的财富与创新或工作无关。这是糟糕的一面。过度金融化加剧了上述第一点的不平等现象。

第三个现象是制造了不可持续性的社交网络的加速发展和虚构事务的全球化。

第四个现象是,几十年来,资本主义把气候问题也外包了。也就是说,我们建立了全球物流体系和国际贸易。而在这其中存在两个国王:股东和消费者。整个体系的生产就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和股东,同时也因此对工人和全球其他地区做出调整。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我们制造了这些负面的外部因素,比如现在的气候问题。

上述四种现象引发了社会不平等危机、民主危机、民主制度的可持续性危机、气候危机。同开放市场经济连在一起的现代资本主义模式已经无法在这种环境下运转了。因为这种资本主义模式是一个妥协的历史产物,是民主社会、个人自由、中产阶级的进步带来的。此前形成的平衡和共识现在被上述四种现象的加速完全打乱了。因此我深信,人们应当将解决问题置于这种模式的核心位置。

由此我认为,资本主义模式在打造更具人道主义的未来时,需要保持以下关键因素:私有财产、合作、打造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个人和集体自由。所有这些都导致我们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组织机构,要将其融入到企业之中,严肃考虑社会内部的不平等、不同地理区间的不平等,以及气候变化的后果。

国际社会需要全新共识

问:如果我们做出了所有这些改变,这是否意味着出现了一种全球化的新形式,或者就像人们所说的全球化“新常态”?

答:对我而言,要在三个方面取得共识。首先,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共识。去年11月11日在巴黎和平论坛期间,我们召集各国首脑、国际机构、非政府组织、专家学者等,尝试商讨可以称之为“巴黎共识”的东西。在“华盛顿共识”几十年之后,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共识。这种共识的原则不是削弱国家、减少公共部门数量,更不是创造只为股东的价值。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是否马上就需要一个新的共识。

第二点,我们需要在国家间找到新的合作方式,也就是说,找到一种更有效率的多边主义。这是我的信念,但最近几年被不相信多边主义的美国政府阻拦了。从今年开始,我又满怀希望,希望我们的美国合作伙伴可以重新加入,共同打造有效率的多边主义。这一多边主义可以让我们回应并落实新的共识。

第三,我们有必要建立新的联盟,甚至尝试在“同一个星球”气候倡议框架下打造联盟,就是为了应对新的挑战。至于您提到的“新常态”,那是一种互动,意味着合作,而且是落到实处的合作,是国家、非政府组织、企业、投资者之间的合作。这种“新常态”不仅是各国政府间的多边主义,而且是各类行为体的联合。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马克龙:现代资本主义模式已经无法运转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