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疫后的世界

未分类 admin 1年前 (2020-06-23) 10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王湘穗:疫后的中美

基辛格就发表了一篇文章,他的标题是《新冠疫情将彻底改变世界》
 
第一大变化:单中心的全球体系将面临解体错,维持美国单中心的全球体系是在一战之后开始建立的,在二战之后就建起来了。这个体系是有四梁八柱的,比如说它有联合国组织,有WTO,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包括布雷顿森林体系等等,建立了很多的国际组织,但是美国现在自己在破坏这些国际组织的作用。美国优先——不想付出但想获得全球化的收益。
 
第二个变化就是由于单一中心瓦解,世界就会出现多个力量中心。欧盟、俄罗斯也是全球力量,还有包括国家集团,
以前的分工体系是,硅谷的创新,华尔街的资本,德国的装备加上中国的制造。但是从利润分成来讲,硅谷占35%,华尔街占30%,德国占30%,剩下5%是给中国的。那么中国制造不赚钱,谁也不愿意干,因此大家都脱实向虚。人往金融走,最后导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中国又进行产业升级,搞了“中国制造2025”,美国人还不许你搞,要从科技上打压你。这种情况就会导致产业体系的分裂。我觉得以后可能这种产业分工中,科技创新占大头,30%,资本占20%,装备25%,制造25%。分配比较公平就能够建设比较具有长远发展前景的体系。当然美国和欧洲愿意维持自己的模式也可以,反正我们并行不悖,良性竞争。
第五个变化就是建立基于数字化货币的全球货币体系。现在美元体系还是占据全面优势的,占全球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的60%以上。但是现在它由于无限宽松,美联储直接入场,国债、企业债高起,国债23万亿,企业债6.5万亿,现在零利率勉强可以维持,但对于美国人的信用是巨大的风险。而现在它由于经济状况不好,也在动各种各样的歪脑筋,包括冻结中国的国债等等,各种方式赖账,这样也会导致美元体系更大的崩溃。
 
数字货币加上人民币大宗商品
新技术大量运用推动全球化的迭代发展。现在对于全球化会不会逆转,
像互联网互联互通的这些技术,有可能创造一种“鸡犬之声相闻”、平时不必往来的生存状态。
发展,对于安全均衡起来。
建立全球共同的安全保障体系。这一次来看,我们的公共安全框架是不够的,我们正在寻求要建立公共卫生安全体系,所以我们还是很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的。美国出于政治目的打压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各国大家都是反对的。从全球角度来讲,应该建立起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安全体系,而且不光是全球的卫生安全体系,也包括其他的安全。寻求共同的安全,建立共同的安全观,不要建立排他性的安全观,就是我安全你不安全,这个是不行的。
 
文明包容来应对全球新挑战
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儒家文化圈,都有自己不同的应对方式。基督教文明圈中间新教和天主教也还不太一样。
较勇于跟人斗,喜欢人跟人之间的竞争,而缺少对于自然和病毒斗争。像农耕民族,早就在开荒、开垦,他就一直保持跟病毒斗争。

 

中国从《尚书》开始,就讲我们是一个民本社会,而西方强调资本至上,这里面就有对立和矛盾,
现有的秩序可能要瓦解,瓦解之后要经历一段时间的失序混乱。重建可能不见得是先重建全球秩序,可能先建区域秩序,在各个区域之间通约利益,建立全球秩序。未来的世界不会是由一个单一国家,美国或者欧洲,也不会是中国来主导,而应该是一种多中心的、多文明的、多元一体的新秩序。在建设过程中间,应该是共商共建,然后大家来共享的新秩序。非常像中国“一带一路”的想法。

 
 
 

一个是要丢掉幻想,积极斗争。中美关系的本质是大国博弈,我们对于美国要有底线思维,也要有战略耐心。美国是打压方,中国是被动一方。
美国人是谋财呢还是害命,还是又谋财又害命,当时我们判断,谋财居多,害命不是不想害命,它发现害命不成,所以说我们还是谋财吧。现在大概还是这种情况,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必过于急躁,我们要有战略耐心。以一种斗争去求合作,你退让这是不行的。
中国的发展挑战了美国霸权秩序。你除非处在永久不发展的边缘地带,干污染最多、耗能最多、最辛苦,收入最低的活,否则你每前进一步都要遭到打压,付出代价,这不是主观意愿能够决定的。
我也问过美国人,说中国不想挑战美国的全球地位,没有想取美国而代之的这种想法,中国官方多次做这种表态。他就跟我讲,王教授,我们美国人是看能力的,看实力的,不是看意愿的。意愿一晚上可以改变,能力要几十年才能形成,有的国家是永远不可能形成这种能力的,他居然讲到了不丹,他说不丹说我们想取代美国,我们会理它吗?我们不会理它的,因为它没有这种能力。你们中国不说,我们会不警惕你吗?会的,因为你们有这种能力。这是美国人考虑问题的方式,我们理解,我们只知道不斗是不行的。
第二要讲究战术,从容应对,时间和变化都有利于中国,中国要有战略耐心,而现在美国应该说还处在将落未落,但是疫情却是加速了它的下滑。我们不要给它动员内部,提前摊牌的口实,要取疏离之策,不要硬怼,特朗普表面气势汹汹,口误遮拦,实际上是有精明算计的,他是在搞极限施压。
我研判了一下他前一段时间各种各样的发言,我发现他在小心翼翼地保持底线。第一个,不考虑跟中国打仗,有一个记者曾经问他,那如果惩罚中国,会不会跟中国发生战争?然后他马上就说,战争问题我们不考虑。类似的话题反复出现了几次。
其次,他还希望从中国获取实际利益,主要贸易谈判你们得执行,你们不执行的话,我要继续给你们关税,我们对此要知彼,我们要守住不打热战的底线,不能让中国承担美国政府失职的责任,更不能污名化中国,要进行利益博弈。
第三个就是要做好自己,做实周边,做强区域。中国14亿人的单一大市场,一个主权国家,国家稳定,人民团结,青年朝气蓬勃。前一段时间《后浪》在B站上引起很大反响,我确实觉得中国现在这一些年轻人,胸有大志,而且对我们来讲,他们更多的是平视事物,没有对于西方世界的仰视之心,这是他们成长在这么一个国家的表现。
 
2018年贸易战来看,表面上看是贸易争端,实际上是产业战、科技战,背后是法规战、金融战,核心是体系之争、道路之争,在实质上是一场对中国的混合战争。面对这场战争和这种日益严峻的形势,我们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在斗争中学习斗争,赢得斗争。《孙子兵法》中间说道,“善战者,先为不可胜,而待敌之可胜”。就是你先做好你自己不能被敌人战胜的工作,然后等待战胜敌人或者敌人自己衰落的这个时机的出现。什么叫先为不可胜呢?就是做好自己,做实周边,做强区域,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赢得中美关系的主导权,能够处于一种在未来百年未见之大变局中间,处于一种主动和有力的地位。
 
欧洲似乎也不跟美国站队,
在美国大选中间,我觉得中美关系会出现一些惊涛骇浪。原因是美国的政府,美国的国会和民意几个方面的结合就可能会出现出乎大家预料的一些行动。所以我们现在确实要系好安全带,站稳脚跟,或者像基辛格说的,关好窗户,暴风雨要来了,需要有这种准备
 
政治局常委会也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我们要发挥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开展科技创新,建立新的产业新基础和产业技术高级化。一个是产业升级,第二个是要整个产业的高级化。中国工业就应该走基础进一步升级,然后我们的高端也要往前伸。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疫后的世界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