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最后的帝国

帝国末路 admin 9个月前 (08-20) 3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最后的帝国——美利坚帝国的历史地位和中国的使命

杜语论天下
2020/04/10
人类历史上,从古到今,无数王朝和国家兴起了,又灭亡了,甚至很多民族、文明,也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汤因比的名著——《历史研究》中提到的23个文明就有很多消失了,如古希腊,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米诺斯,赫梯等等,消失的帝国更是数不尽数。古代西方最强大的罗马帝国灭亡了,古代东方最强大的波斯帝国也灭亡了,东亚的中国,尽管文明保持良好,成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延续下来的文明,但创造并保持这一文明的王朝和帝国却也潮起潮落,大都消失在历史的海滩上,化作了空气和泡沫。
不过,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上,虽说具体的某个主人旋起旋灭,但主人本身却是一直存在的,那就是帝国这个庞然大物。对此,人们也许会不同意,认为随着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一顶顶王冠早已被打翻在地,国王的头颅也屡屡被革命的铡刀斩落,献血洒满大地,共和的旗帜也早已插满人类那些伟大国家的宏伟建筑和繁华的城市,帝国是不是早已是白垩纪的恐龙一样,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和历史?
如果这样理解,那就错了,因为帝国并不仅仅和王冠配对成双,在古代,固然帝王们建立了许多伟大的帝国,如奥古斯都建立的罗马帝国,秦始皇建立的大秦帝国,居鲁士建立的波斯帝国,奥斯曼建立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查理曼建立的查理曼帝国等等,但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君主立宪共和国和民主共和国的建立,王冠和帝国开始分家了。人类第一个发生资产阶级革命的国家英国,虽然一度把查理国王斩首示众,后又光荣革命,保留了国王的虚衔,但其实已是一个资产阶级的共和国了。不过,这个共和国就其性质而言,仅仅存在于英伦三岛,随着英国海外扩张的展开,这个共和国就越益显露出其帝国的内在本质了。这正如霍布斯所认为的,由于印度总督不是人民选举的,而是英国以英国女王的名义委任的,所以,英国在本土是民主国家,而作为整体则是专制帝国。
作为欧洲第二个发生资产阶级革命的国家,法国经过大革命后建立的共和国也是和英国一样,采纳了国内共和制,整个国家帝国制的模式,英国建立了一个殖民地和海外领地遍及全球的日不落帝国,法国这不遑多让,殖民地和海外领地也是遍及亚、非、拉,在北美,若不是拿破仑把路易斯安那出售给美国,那法国在北美的殖民地也是数百万平方公里的水平。
德国和日本,虽然还是皇帝和天皇掌握国家权力,但也不同于中世纪的帝王了,这两个国家其实也都进行了各自的资产阶级革命,德皇和日本天皇也都受到国内议会的制约。德皇虽然权力很大,可以任命联邦议会(上议院)的议员和议长,但帝国议会(下议院)却拥有立法权,可以对皇帝进行制约。所以德国可以算二元君主立宪制。日本则是君主立宪的专制天皇制。《大日本帝国宪法》第一章第四条规定:“天皇为国家之元首,总揽统治权,并依本宪法之条例行使之。”日本在战后才改为象征天皇制。《日本国宪法》第一章第一条:“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是日本国民整体象征,其地位,以主权所在的全体日本国民的意志为依据。”
而且,德国、日本也都和英、法一样,大肆进行海外殖民扩张。德国在非洲和太平洋上拥有不少殖民地,在中国山东也抢占了胶州湾,算是在中国也拥有了一块殖民地。日本则通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抢占了中国的台湾和中国的属国朝鲜,并把中国的南满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后干脆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了全部满洲,二战时,又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和东南亚,甚至一度半个太平洋。
苏联,虽说是通过十月革命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在国际上,也是奉行扩张政策,不仅占领了波罗的海诸国,还与德国一起瓜分了波兰,同时还主导中国的外蒙古独立,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控制和驻军,这些虽然因早期有国际共产主义的理念的支撑,使其还不成其为纯粹的帝国,但二战后,随着革命理想的消退,国家利益的过分的追求,也沦为社会帝国主义而最终崩溃。
美利坚帝国
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帝国就是美利坚帝国了,对于美国,很多人是不承认其为帝国的,美国长期自认自己为民主国家,自由世界的灯塔。也的确,自从美国的开国先贤们发表《独立宣言》,提出“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后,特别是林肯总统颁布了解放黑奴宣言,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立国理念后,美国就作为整个人类的一个光辉形象而凸显出来,此后,不论是一战时威尔逊提出十四点计划,还是二战时罗斯福签订大西洋宪章,打败法西斯,解体殖民帝国体系,美国都是发挥了巨大的历史进步作用的,但美国在其崛起的过程中和崛起后的进一步拓展中,仍然是没有忘记建立一个帝国,以帝国的手段展现其力量,发挥其力量的。
这正如美国学者托马斯·本德在其《万国一邦——美国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一书中所说的:“长期以来,很难让美国人承认他们的大陆扩张是一种帝国形态,特别是当种族中心论的假设掩盖了土著美洲人(Native Americans)的存在,(美国人)宣称(美洲的)土地原为‘空无一人’的无主之地时,更是如此。作为一种在市场中发挥权能的形式,帝国,同样也难以被把握和捕捉,帝国既非一种可见的存在,也不是一种有形的实体。其抽象特征也许部分解释了这样一种悖谬:作为一个立足全球的大国,这个国家并不在学校中教授地理学课程,其公众也对合众国疆界以外的地理知识毫无兴趣。在这一点上,美国同欧洲国家的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点在美国的地图绘制上尤为明显。”
“在美国的政治生活和文化氛围中,始终存在着推行帝国主义和反对帝国主义两股声势。经常是两股南辕北辙的拉力在同一个人的头脑和心灵中不断摔跤、扭打。”
“人们早就指出:美国的奴隶制和美国的自由是捆绑在一起的,相互论证着彼此存在的合理性,并且人们也许会说帝国和自由同样如此。正如一个社会,正是依靠奴隶制才为白人男性构建起了共和派自由,甚至滋养了共和派的政治家们(最早的五位总统中有四位是共和派),由此帝国被合理化为一种扩展美国式自由和基督教福音的手段,进而增进整个世界之福祉。”
虽然有这些矛盾的纠结,虽然美国在海外扩张中一度也占了几块小殖民地,但美国从总体上没有迷失在殖民帝国的迷雾中,威尔逊和罗斯福两位总统坚定地决心实现民族自决并解体殖民帝国体系。美国的帝国从传统意义上讲,主要体现在北美大陆上,但美国羽翼丰满后,其帝国的羽翼主要体现在金融和科技,军事只是这二者的保镖,而不是三位一体。也正因为此,建立在金融和科技之上的美利坚帝国就远比历史上的任何帝国都更加先进,因为有这两个强大的羽翼,美利坚帝国才敢于放弃传统的殖民帝国模式,因为有这两个强大的羽翼,美利坚帝国也才能主导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国际体系——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WTO等等的建立和运作,把人类第一次如此规模地融入进来,形成一个真正全球性的联合体和共同市场。如果说,冷战前,由于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存在,这个体系还不完整,中间还时时显露出道道裂纹,但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帝国,这个体系就空前完整了。在这个体系下,人类从总体上也完成了其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经济的空前繁荣和科技进步。美利坚帝国,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也是至今最后一个帝国,无疑是为人类作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的。
中国的使命
但是,正如列宁所说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一样,美利坚帝国在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后,就要让位于一个新的社会形态了。这个形态如果说是社会主义形态,那很多人就会以苏联的垮台作为反证,以冷战后社会主义的全面低潮作为反证。也的确,当今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从当年的立场上后退了。苏联垮台自不必说,就是社会主义的中国,也从当年的超英赶美,跑步实现共产主义改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式市场经济了。
当然,近几年中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进展的有声有色,但中国显然对苏联的社会帝国主义的道路不感兴趣,对美国的金融加科技的帝国主义,也敬而远之,而是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彻底摒弃帝国的传统,不论是大英帝国式的还是美利坚帝国式的,更不会是苏联帝国式的,中国这条道路是独辟蹊径的,是借鉴了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和诸子百家的优秀传统的,同时也是吸纳了近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普世价值的物质和精神成果及教训的。
中国这条道路,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是儒家文明和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对抗,从而陷入文明的冲突的陷阱,而是整合中西方文明的一种尝试。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成功,也绝不是儒家文明的成功,而是以西方资本主义文明为框架,为基础发展、整合而生成的人类新时代的人类总体的新文明,在这个整合的过程中,由于其性质是融合而不是对抗,其总的趋势应该是和平的而非战争的,是互相学习的而非互相争胜的,是友好的而非敌视的。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不会因为经济体量的增加、超越而同时伴随着全球权力特别是霸权的更迭,因为中国这条道路并不追求霸权,中国的发展也不会是通过攫取别国的财富而获得世界的超强地位,而是纯粹依靠自己的勤劳、聪明和机制创新,中国的崛起一定是造福全人类的崛起,否则这种崛起就不具备世界历史进步的意义,就甚至不如大英帝国的崛起。大英帝国虽然有殖民统治而受到诟病,但大英帝国的崛起伴随着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对人类的贡献也是空前的;更不如美利坚帝国的崛起,美利坚帝国虽然也有奴隶制和金融剥削的负面因素,但美利坚帝国的崛起解体了殖民帝国,打败了法西斯,建立了全球市场,触发了更广泛、深刻的科技革命,因此,中国的崛起的前提就是要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中国目前需要摒弃狭隘民族主义,以更广阔的心胸拥抱世界,而不是局限在开放,开放这个词过于局限在利益的交换和贸易,而以更广阔的心胸拥抱世界这样的表述则体现出的是一种雍容大度的强者姿态和发自内心的友好的表达,只有如此才会化解外部的误解、仇视,甚至敌视,把人类从帝国时代带到全球民主时代,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解决共和国不能做大的千年难题。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最后的帝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