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美国留给世界的“溯源疑团”:德特里克堡究竟发生了什么

帝国末路 admin 2周前 (07-15) 2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近期,在美国政客的有意煽动下,要对中国进行所谓“彻底病毒溯源”的鼓噪又喧嚣起来。在此问题上,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总统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日前的一番表态很是耐人寻味。

 

在日前接受美媒采访时,福奇呼吁美国人“以一种有诚意而不是指责的方式来努力找出疫情根源,而不是急着把最初的疫情归咎于任何人”。他同时暗示,深挖疫情源头“显然符合中国的利益”。

明白人很容易读懂福奇的暗示:一查到底的结果不仅会还中国清白,更会把美国自己扔进火堆。

 

事实上,针对美国政客最近再度恶炒病毒起源一事,中方已多次点到了要害:如果美方真想做到完全透明溯源,就应像中国一样邀请世卫专家赴美调查,包括及早开放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

 

在这场病毒溯源抹黑和反抹黑的交锋中被反复提及的德特里克堡究竟是个什么所在?为何美国一直对它讳莫如深?

这需要从它的肮脏历史说起。

 

美国的“731部队”?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位于马里兰州,其正式名称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素来被视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美国“政客”新闻网(politico)报道截图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诞生于二战期间,而且从一开始就植入了侵华日军731部队的邪恶基因。

 

731部队是二战期间侵华日军从事生物战和细菌人体实验等研究的秘密军事部队,当年的总部基地就设在中国的哈尔滨市平房区。

 

 

 

 

△位于哈尔滨市的侵华日军731部队遗址

 

1943年,美国陆军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设立生物战研究基地,并购买了几个邻近的农场,以提供“额外的空间和隐私”。这就是日后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前身。

 

 

 

 

△非营利组织“德特里克堡联盟”网站截图

 

二战结束后,美国多次派遣德特里克堡的细菌学研究者调查日军细菌战的详情,先后形成《桑德斯报告》《汤普森报告》和《希尔报告》等调查结论。这些绝密文件从侧面证明了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日军731部队进行细菌战实验的用具

 

虽然有超过3000名中国人和苏联人死于二战期间的日本人细菌战实验,但是作为获取这些研究数据的回报,美国却选择秘密保护了731部队成员。

 

1946年,731部队头号元凶石井四郎被美军秘密逮捕。出于自身需要,美国不仅没有追究石井四郎的罪责,反而邀请他担任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生物武器顾问。包括他在内,731部队成员几乎没有人因为他们的罪行受到过任何惩治。

 

 

 

 

△《洛杉矶时报》报道截图

 

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年间,美国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大量数据。这一系列资料成为美国日后在德特里克堡进行细菌武器研究的重要参考和依据。

 

 

 

 

△731部队的鼻疽菌、炭疽菌和鼠疫菌人体实验报告封面上都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的字样。

 

在随后很多年里,注入了731血液的德特里克堡一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对外严格保密的生化武器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据美媒报道,通过这些实验,“中情局获得了陆军的知识、技能和设施,以开发适合中情局使用的生物武器”。

 

突然关闭的生物实验室和莫名其妙的“电子烟肺炎”

 

德特里克堡存放着埃博拉等大量严重威胁人类安全的病毒,但它的安全纪录却无比糟糕:

 

——1989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在菲律宾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埃博拉病毒,但由于疏忽造成病毒泄漏,并在当地引起扩散;

 

——2001年,一名德堡工作人员利用该实验室的安全漏洞,盗取了那里存放的炭疽病菌并对他人发动生化袭击,造成5人死亡17人染病;

 

——2004、2008、2011、2015年,美媒又多次报道过德堡存在的大量安全隐患……

 

而最让外界疑窦丛生的,就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前夕的2019年7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北部地区突然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而威斯康星州也大规模出现了神秘的所谓“电子烟肺炎”。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2019年8月有关“电子烟疾病暴发”的报道

 

随后,这种怪病迅速席卷美国多州。根据多名医生的描述,这些患者的症状与新冠肺炎症状几乎没有差别,而且无法得知致病原因。

 

 

异常巧合的是,同样是在2019年7月,运营多年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突然关闭。但美国疾控中心(CDC)却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更多信息。

 

 

尤为蹊跷的是,到了2020年3月,CDC主任公开承认,美国2019年秋季的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感染的可能是新冠病毒。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截图

 

更有研究报告显示,早在2019年12月,一些美国人献血的样本当中就已经存在新冠病毒的抗体。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截图

 

疑点已经足够多了。而最可疑的是,天天叫嚷“彻底溯源”的美国至今对德特里克堡的前世今生只字不提。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所问:“我们感到好奇,美方可不可以提供所有的相关原始数据?美方可不可以与世卫组织开展全面充分的合作?美方可不可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赴美国开展溯源考察、得出独立的结论?”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国留给世界的“溯源疑团”:德特里克堡究竟发生了什么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