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资本天堂的伪民主

帝国末路 admin 1个月前 (10-29) 4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美国最高法院、科技巨头、美联储:美国民主末日的三驾马车
海外网角标

中国日报网10月25日电 英国《卫报》近日发表媒体评论员罗伯特·里赫的一篇评论文章,称美国最高法院、Facebook、美联储滥用权力的不负责行为对美国政府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但却越发不受制衡,是动摇美国民主的根基。

英国《卫报》文章截图
美国最高法院、Facebook、美联储三家一度占据美国媒体的头条,最高法院最开始就出现在各大新闻网上; 美联储的新闻则是有关提高利率应对通胀,而Facebook的新闻则是一位泄密者称该公司为提高公众参与度和广告收入故意激怒和分裂美国人。

作者认为,这三大权力机构越来越不负责任,对美国人的生活影响却越来越大,是在挑战美国的民主。

美国最高法院

千万不要相信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基于中立、客观的标准。作者自己曾就此撰,也曾近距离观察: 法官们对于美国的国家利益观点不尽相同,取决于每位法官的身份和背景。

美国最高法院的九名终身制法官中,大多数都是小布什和特朗普任命的,他们在大选中失败。其中三个法官是由意图煽动政变的特朗普提名,而他们即将违背大多数美国人的意愿颠覆美国人的生活。

新组成的最高法院实施了一系列举措,首先他们准备推翻1973年将生育权纳入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裁决; 宣布有108年历史的禁止携带枪支的法律违宪; 剥夺环境保护局等联邦机构监管私营企业的权力等。

只有40%的美国公众认可最高法院的做法,而是这是一个历史新低。如果最高法院的法官如此裁决,公众认可度会继续走低。如果这般的话,预计要扩充美国最高法院的最高法官人数,并限制他们的任期。

最近,有很多关于美联储是否应遏制通胀的报道,事实上,美联储设定短期利率和监管金融业的权力是不受限制的,也没有一个中立的、客观的标准。有人认为,美联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解决通胀问题,一些人则认为首要任务应该是实现充分就业。因此,与美国最高法院一样,由该机构由谁负责就至关重要。

美国总统任命的美联储主席的任期为4年,不过,华尔街希望获得稳定和丰厚的利润,担心主席任期到了造成华尔街动荡,都希望任期更长一些。(里根任命的格林斯潘任职近20年,大小布什和克林顿都不敢撤换他)。

由特朗普任命的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任期到2022年2月。总统拜登可能让他连任以稳定华尔街的局势,但这还不确定。鲍威尔将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这有利于遭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美国。

不过,鲍威尔也允许华尔街重新实施了几项过以往高风险的做法,致使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最近的一次听证会上声称,重新任命鲍威尔,意味着在未来5年里,美联储的共和党多数派以及共和党主席会经常投票支持解除对华尔街的管制,不会再把经济推入财政悬崖。

Facebook和其他三家高科技巨头(亚马逊、谷歌和苹果)正在发挥着中央政府的作用,覆盖领域从网络安全到探索外太空,但他们却不用承负政府的责任。

这些科技巨头可以决定哪些政治煽动者可以与公众沟通,以及散布哪些谎言,这对民主或是独裁主义的盛行有着深远的影响。今年1月,在是否允许特朗普重返政坛的问题上,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显然听从了英国前副首相、现任Facebook副总裁尼克·克莱格的意见。

最糟糕的是,这些科技巨头在散播仇恨。正如Facebook前数据科学家Frances Haugen透露的,Facebook的算法旨在选择能引发用户愤怒的内容,因为愤怒能实现用户最大化的参与,并将之转化为广告收入。谷歌、亚马逊和苹果可能也使用了类似算法。这种愤怒情绪一直在美国社会中蔓延,引发怨恨和分裂。

然而,这些科技企业拥有权力如此大,美国政府却无法监管。Facebook的高管们在过去四年里在美国国会作证过多少次? 答案是:30次。在此期间,美国国会通过了多少条法律来限制Facebook ?答案是:零。

他们也不用对市场负责。他们现在是在“制造”市场,甚至对他们自己都不负责。Facebook的监管委员会成为了一个笑话。

这三个权力中心——最高法院、美联储和科技巨头——对美国人的生活影响越来越大,负担的责任却越来越小。

需要注意的是,民主与问责共生共存。问责制衡权力。如果滥用权力而没有任何约束,那么他们只会得寸进尺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侵蚀着人民对民主的信心。

国会山暴乱谜团

1月6日美国国会山暴乱已经过去将近10个月,这场导致5人死亡,且威胁到美国政治制度的暴乱至今仍没有解开。

美国国会众议院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暴乱的起因、经过等情况,特别委员会的调查屡屡受阻,记录了有关暴乱关键情况的白宫内部文件仍未提交,特朗普团队的前核心成员拒绝配合调查,使得国会山暴乱真相大白仍然遥不可及。

围绕白宫内部文件,两任总统两次交手

今年6月30日,民主党牵头成立国会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负责调查国会山暴乱的情况和原因。特别委员会要求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1月6日暴乱当天“白宫内部所有文件和通讯记录”,其中包括涉及特朗普的会议记录等。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支持者冲进美国国会,闯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办公室,坐在佩洛西的椅子上。图/IC photo

10月7日,特朗普表示,他将行使行政特权,拒绝向调查国会山暴乱事件的特别委员会提交相关文件。

美国《快讯报》(The Dispatch)的签约作家莎拉·伊斯格尔表示,白宫内部文件保存在国家档案馆,而不是在拜登团队手中,虽然国家档案馆无意对抗国会,但是特朗普法律团队采取的做法是起诉国家档案馆,主张特朗普行使任职总统期间的行政特权,以此来阻止国家档案馆提交相关文件。

10月8日,白宫律师达娜·蕾穆斯写信给美国国家档案馆馆长戴维·费列罗。白宫随后公布了这封信的内容,信中说,拜登认为特朗普主张行使行政特权、拒绝向特别委员会提交相关文件的做法不符合美国利益且理由不正当,因此予以拒绝。

据路透社10月26日报道,在第一次尝试失败后,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再次尝试阻止国家档案馆提交相关文件。但是,拜登再次阻止了特朗普团队的企图。

达娜·蕾穆斯10月25日写信给国家档案馆称,“拜登已经做出决定,特朗普此时主张行政特权不符合美国利益”。拜登以国会的要求紧迫为由下达命令称,除非法院介入,否则国家档案馆需在知会特朗普后的30天内提交相关文件。

美国ABC新闻华盛顿首席记者乔纳森·卡尔表示,特朗普一直在说他没有做错,“如果他没有错,为什么不提交文件?显然他的法律团队一直在试图阻挠调查。”

“这些文件对于调查非常重要,特别委员会试图通过这些文件查明一个谜团,即在暴乱发生的那几个小时,特朗普到底在干什么?”乔纳森·卡尔说。

“我听说的一个细节是,在暴乱发生后,特朗普发布了一个视频,让他的支持者回家去,但其实特朗普团队制作了多个不同版本的视频,有的视频中特朗普只是表扬他的支持者,而没有让他们离开。”乔纳森·卡尔说,这些细节都可能记录在白宫内部文件中。

乔纳森·卡尔表示,他通过采访得知,在国会山暴乱发生时的大多数时间内,特朗普都在白宫的办公室和餐厅看电视新闻和接听电话,白宫文件可能会披露当时特朗普接了哪些电话,以及说了什么。

前核心成员被控藐视国会,有成员开始提供证言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特别委员会寻求特朗普团队曾经的工作人员和政治盟友提供证言。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拒绝向国会提供证言,他可能因藐视国会罪受到起诉。

 

 

资料图: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图/IC photo

10月2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29票赞成、20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支持指控斯蒂芬·班农藐视国会。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本尼·汤普森表示,班农“拒绝以任何形式配合”对国会大厦暴乱事件的调查。

洛约拉法学院法学教授杰茜卡·莱文森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班农采取完全不与特别委员会合作的态度,此举惹恼了特别委员会。“国会众议院投票传达的信息是,你不能把国会的调查传票当作晚宴的邀请函,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所以国会很快就对班农采取了行动。班农是否被起诉还需要等待司法部的独立判断。”

美国CBS新闻分析称,除了班农以外,特别委员会还让特朗普团队的多位前高级成员提供证言或者提供有关文件,国会众议院支持指控班农藐视国会,此举是在提醒其他人配合相关调查。

不过,部分特朗普团队的工作人员已经自愿向国会特别委员会提供证言。据CNN当地时间10月27日报道,至少5名前特朗普团队的工作人员已经向特别委员会陈述了有关国会山暴乱的情况。

CNN首席白宫记者凯特琳·柯林斯表示,目前还不知道这些工作人员对特别委员会说了什么,但这些工作人员自愿开口,这本身就非常重要,这些员工可以说出他们在1月6日那天看到的、听到的相关情况,描绘出一幅当时白宫内部的图景。

CNN记者达娜·巴什分析称,从短期来看,特别委员会需要收集信息,不一定是最高层人员才掌握信息,从底层人员到高层人员的信息都有助于特别委员会了解当时的情况;从长期来看,有人自愿向特别委员会提供证言,会推动其他更多人来说出他们掌握的情况。

媒体报道揭露共和党人牵涉暴乱策划

10月26日,《滚石》杂志刊发的报道称,据匿名消息源透露,1月6日国会山暴乱的策划者和共和党议员之间存在紧密联系,特朗普的政治盟友试图通过暴乱来推翻2020年美国大选的结果。

该报道的作者、独立记者亨特·沃克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对国会山暴乱的调查不断升温,部分策划者和组织者已经开始配合调查。有组织者指出在暴乱发生前,他们和多位共和党议员及其助手一起开了数十场简报会。“这些共和党议员在某种程度上提前密谋了在国会山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运动。”

对于特朗普团队在国会山暴乱中的角色,亨特·沃克表示,高级别的特朗普团队成员和暴乱组织者之间有联系,而且组织者认为,特朗普在公开讲话中对他的支持者表示“让我们向国会山进发”,这句话促使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向国会山聚集。

不过,亨特·沃克表示,国会山暴乱的组织者迄今仍认为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存疑,他们认为那场“抗议”是正确的。

美国PBS新闻的主持人兼记者亚米切·阿尔辛多表示,对于《滚石》杂志的这篇报道,美国政界反响巨大,民主党人称这篇报道证明共和党议员参与了暴乱,为美国民主带来威胁,但是共和党人驳斥这篇报道为无稽之谈。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资本天堂的伪民主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