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繁星如瀚彩,人生亘古一凡尘。禅境天籁聆妙曲,匠心斫琴弦自鸣。
  •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解密美国的幕后控制人

帝国末路 admin 11个月前 (04-10) 50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一个国家最重要机构的是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最重要的核心是财权、军权与情报安全控制权。

第一,财权

国家的财权,主要由发行货币的中央银行、财政部门和税务部门来负责掌握,然而,美国的这三个重要机构却全部掌握在金融寡头手中。

美国联邦政府没有货币发行权,只能发行国债,美联储是私营的股份制中央银行,反倒有权发行美联储券(中国人简称“美元”),这些美元用来购买美国政府的国债,实际上就是相当于美联储借钱放贷给美国联邦政府。

别看美联储是个私营银行,他还担心美国政府没钱还债,所以,美国政府要想借钱,就必须向美联储做出担保,于是,美国联邦政府就用美国公民的个人所得税作担保,抵押给了美联储,但是明面上还不能这样说,于是,美联储的白手套公司——美国国税总局IRS(InternalRevenueService的准确名称应该是叫“国家收入服务机构”)也在1913年在波多黎各应运而生,“受雇于”联邦政府,负责收取美国公民的个人所得税,然后直接转移到幕后的股东和老板手中,而不是交给美国政府。

正因为私人经营的性质,“美国国税总局”在美国才是神话般的存在,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让所有美国人都记住了那句名言:“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与交税是永恒的”。

顺便说个段子:

IRS的震慑力甚至超过中情局、国防部,这一点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被美国人所广泛认可。当时美国最著名的黑帮头子是AlCapone,他干掉了自己的两位老大,成为黑帮教父,恶行天天上报纸,但政府、联邦调查局和警察局都拿他没辙——因为没有证据。案情直到IRS,一帮貌似文弱的会计应联邦特工之邀出马才峰回路转,通过“不报税”这条杀人灭口、居家旅行的必备良罪,将杀入不眨眼的Capone送入法网,坐了11年大牢,Capone的犯罪集团也就此灰飞烟灭。

对于美联储这种匪夷所思的私营中央银行,2016年度的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态度可谓泾渭分明,截然不同。特朗普像《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小孩一样,坦诚得一针见血,他说,美联储维持较低的联邦基金利率是为了帮助现任总统奥巴马,并创造出了“虚假经济”,因此利率应该有所改变。特朗普甚至直接开骂:

“现在的美国经济是很假的。”

“狗娘养的三权分立,说是主权在民,可是人民根本没有印钞权,支配全世界70亿人的印钞权,只控制在六个人手里,好笑的是70亿人除了极少数,大部分人民并不认识这6个人。……”

而希拉里则对特朗普竟敢冒犯美联储提出了严厉批评:

“他不应尝试讨论经济,无论是褒是贬;他不应将美联储加入到其或诽谤或攻击的机构‘长名单’里。”

第二,情报安全控制权

2002年,美国总统小布什11月25日在白宫签署《2002年国土安全法》,宣布成立国土安全部。三个多月后,特勤局就由财政部下令,转属于美国国土安全部,而国土安全部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呢?犹太人这么爽快就把自己控制的一支准军事力量交给它了?犹太人对“美国国土安全部”就那么放心?

2005年07月13日,美国国土安全部长切尔托夫宣布,将对拥有18万工作人员、380亿美元预算的的国土安全部将进行大规模改组,其中包括:一、设立一名情报主管,以集中管理下属11个相关局的情报信息分析工作,此举旨在加强该部在美国整个情报体系中的地位;二、设立首席医学官一职,负责生物反恐政策,并在美国受到生物恐怖袭击时协调各级有关机构的反应措施;三、增设一名副部长,负责国际事务、战略计划和与私营部门的协调;四、将网络安全和电信方面的事务直接归一名助理部长管辖。

2001年8月初——注意,是在9·11之前一个多月——美国参议两院通过了成立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法案,按照布什的构想,这个庞大的新部门将收编现有的海岸警卫队、特勤局、海关、移民局以及新成立的运输安全管理局等二十二个联邦机构的十七万多的人员,预算高达三百八十亿美元,拥有比FBI和CIA多得多的特权。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土安全局的第一任主席迈克尔·B·切尔托夫(Michael·B·Chertoff),是《爱国者法案》起草人之一,美国政治家,美国共和党成员,犹太人。微信搜索:大国博弈(第一个就是

控制了凌驾于FBI和CAI之上的美国国土安全局(DHS庞大到人员和经费可能比NSA、CIA、FBI加起来还多),控制了美国的行政权,控制了美国的财政权,控制了美国的主要媒体——除了参联会和海外CIA,犹太人用《爱国者法案》、《国防授权法案》等一系列法案做根据,已经使得美国已经正式进入了“法西斯化”的快车道,可以用“反恐”的名义来任意消灭来自于国内任何一个阶层、任何一个角落的反对者,不管你是新闻记者还是法学院教授,不管你是橄榄球运明星还是海军陆战队将军,不管你是偷渡过来的拉美裔的硕士研究生还是唐人街的餐厅老板,都可以根据法律进行监视、偷听、秘密逮捕、秘密监禁、甚至使之消失,美国民众正在被强大的媒体宣传和国家暴力工具一点一点地剥夺着反抗的能力,囧司徒(Jon·Stewart)说的那些“拥有超过2000美元现钞和7天以上食物,都可以被指控为恐怖分子”,这并不仅仅只是玩笑了。

另外,我们还要特别注意到,2001年10月26日,小布什就签署颁布了《爱国者法案》。从这个角度来看,在“9·11事件”之后一个多月就拿出了这样一部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具有颠覆意义的法案,犹太人是不是早有准备?

再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没有“9·11事件”这样一个具有如此份量的“突发”事件,美国人能不受任何阻挡地进入亚洲腹地阿富汗,去截断“中国—俄罗斯—伊朗”之间的地缘联盟吗——这可是布热津斯基和亨廷顿最为担心的?

同样,如果没有9·11这样一个具有如此份量的“突发”事件,犹太人能不受任何阻挡地通过改变美国历史进程的《爱国者法案》、建立美国最可怕的权力部门“国土安全部”吗?

所以,只要有了9·11,这一切都不是问题。用赵本山的话来说,这个,可以有。

第三,军权

应当说,把目前各种点点滴滴的信息综合起来看,以犹太资本为代表的美国金融寡头,对美国军队和警察的渗透和控制的力度,还处于相对比较弱的程度,否则,就不会有众多美军退役将军和警察公会公开出来表示对特朗普的支持。

其一,尽管金融资本控制了美军三军总司令,也就是美国总统,也经常把犹太人或者接近犹太体系的人放在国防部长和中情局局长这些关键位置上,比如核物理学家哈罗德·布朗、莱昂·帕内塔等、核物理学家阿什顿·卡特(为哈罗德·布朗的助手的助手)等人,用这些人来强化对美军军政系统的控制。但是,由于犹太人多集中在金融、媒体、科研等行业,从事高风险行业如军队、警察的人数相对较少,再加上这些行业本身非常看重军人的个人能力和军功,靠自上而下的强压式安插、提拔很难被基层所接受,所以,犹太人在美军中的影响力一直就形成不了气候。

而反过来,美军的基层、中层甚至上层往往是中下层白人的天下,这些人多数属于较为虔诚的基督教教徒,是捍卫美国国家利益的中坚力量,对曼哈顿那些衣着鲜亮却削尖脑袋赚钱坑人的金融推销员深恶痛绝,所以,尽管资本精英通过控制文官政府来控制军队,但崇尚勇敢的军队体系仍然天生就是那些躲在军人后面搞投机诈骗者的敌人。

其二,美国资本寡头出于自己的私利,在世界各地策划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把美国大兵从一个火坑推进另外一个火坑,数十万美国军人充当着资本寡头的打手,在无穷无尽的“恐怖袭击”中疲于奔命,死伤无数,并且下场并不美妙。

●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字,2016年美国退伍士兵达到2120万人,占美国成年人口的9%,每年新退伍的士兵约20万人。

●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公布的数字显示,2014年美国共有4.7万名无家可归的退伍士兵。此外,还有13万多退伍士兵生活在收容所或者过渡安置机构。除了无家可归外,退伍军人在医疗、融入社会等方面都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美国在海外连年用兵,美国退伍老兵中有430万有不同程度的残疾。“9·11”之后退伍的老兵约1/3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残疾,人数达到120万。但是申请政府补助耗时费力,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归来的老兵中,有45%的人申请伤残补助平均审批时间达8个月。

●此外,还有150万老兵生活在无家可归的边缘,这些人收入的一半以上用于支付房租,一旦发生变故,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救助,将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由于老兵的结婚率低、离婚率高,有20%的人独自生活,社会融入度低,他们在应对困难和挑战方面能力有限。

●退伍军人事务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有7400老兵自杀,平均每天约有22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此外,老兵面临严重的心理问题,有约14万人因犯罪入狱。

在这次竞选总统的过程中,希拉里和特朗普的辩论把“美国老兵平均每天自杀22人”的这个社会恶疾暴露在了世人面前。由于特朗普主张战略退缩的保守主义政治立场,使得他对发动战争远没有前几任总统那么热衷,美国大兵远离国土去异国他乡送命的可能性要相对少得多,这更增加了军队中下层人员对特朗普支持的力度,同时也更增加了军人和警察对残酷冷血的华尔街大亨的憎恨。

可以这样说,即使特朗普最后在资本精英联盟的联合绞杀下竞选失败,他在美国中下层白人(包括军人警察)中的造成的影响,将会长期给资本力量渗透军队增加更大的难度。微信搜索:大国博弈(第一个就是

三、公平地说,美国这个在1776年从封建帝制的枷锁碎片上建立起来的共和国,与公元前221年在奴隶制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中央集权制国家秦朝一样,都具有里程碑一般的伟大意义。

1776年建国的美国,无疑是当时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她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否定“君权神授”而建立起来的共和国,一开始就摒弃了封建制度,宣布国家权力属于全体人民,由此,以美国独立建国为标志,人类走进了全体人民共同拥有国家权力的崭新时代,地球文明也由此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在那个历史时间点上,美国是真正的人类的灯塔,是真正的船长。

然而今天,这位伟大的船长已经倒在了甲板上,正如惠特曼悲号的那样:

WhereonthedeckmyCaptainlies甲板上躺着我的船长

Fallencoldanddead.已经死去,身体冰凉

如果说,早在两三百年前就砸烂了封建牢笼的西方文明,以“君权神授”、“家天下”为耻辱,当仁不让地把自己摆到了“自由、民主”的道德制高点上,一天到晚以教师爷自居,指责这个集权、那个独裁,然而,面对美国、英国的资本寡头,实际上拥有了“财权神授”(比如“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财天下”(强行以私营银行发行的美联储券为世界结算货币),他们怎么却又如此道貌岸然、心安理得?在西方文化的语境中,“权力的独裁者是可耻的”,但西方媒体从来不会指责富豪主子们在“资本上的集权或独裁”,在他们的逻辑里,资本的独裁者们却是光荣的,值得尊重和崇拜的。

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中国,那必定是千夫所指,社会暴动,天崩地陷,可是,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现实中的美国,真实确凿,一点没有夸张,美国反倒成了世界的灯塔,成了全世界人民所“向往”的“民主圣地”、“自由乐园”,这岂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实际上,美国“资本的独裁者”比世界上所有“权力的独裁者”要贪婪地多、邪恶得多,也要强大得多,用特朗普的话来说,“那六个人,用喝一杯咖啡的时间就可以调动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而这“六个无冕之王”,仅仅在1990年以来的二十多年里,在全世界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硬战争(热战)与软战争(舆论战、网络战、金融战),对各个国家巧取豪夺,夺取了多少财富,屠杀了多少生灵。并且,在今天,这“六个人”为了维持美元在世界范围内的掠夺财富的优势地位,又把全人类推到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甚至是核大战)的危险边缘。

顺便说一句,中国人千万不要认为“央行私有化”是不可能实现的无稽之谈,2010年前后,中国经济学界那群英美资本寡头的别有用心的膜拜者(如张维迎、胡祖六、陈志武、张五常、许小年等人),可没有少宣扬“国有银行私有化”甚至“央行私有化”的论调,并且,我们还的的确确看到了巴菲特等人莫名其妙就成了中国建设银行的大股东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解密美国的幕后控制人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