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美国“衰落”内核:来自军火商的绑架和金融大鳄的威胁

帝国末路 admin 7个月前 (08-14) 2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欧美文明的发展非常有趣,不同于中国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的朝代更替模式,欧洲这片“不大”的地方从来都是“今天你凶,明天我强,后天他来把歌唱”。尤其是大航海时代开始之后,这种文明中心的更替更是令人目不暇接。

欧洲共同体的经济体系结晶,欧元

荷兰是最早应大航海而兴起的国家,发达的海洋贸易让荷兰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就获得了“海上马车夫”的美誉。这个1581年才从西班牙人手中独立出来的国家实质上是一个“大商人联合王国”,以商业,海洋运输业和金融业作为国家经济支撑的荷兰人依靠自己的勤劳和信誉打造了一个“欧陆奇迹”。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商业占国民经济大头的国家经济体系转变为以海洋运输业占大头,接着又转变为以金融业占大头,之所以产生这种转变,是因为随着商业的发展,国内市场饱和,想赚更多的钱的话,商人们就必须着眼于海外。在进行海洋贸易的时候,商人们又发现,对海内外产业进行投资和放高利贷所得的利差要远超运输业,于是最终荷兰的国民经济支柱转向了以高利贷为主的金融业。
不论投资还是放贷,最怕的是什么?是市场动荡和外部强权威胁。没搞明白这层关系的荷兰人只看到了金融业的高利润,却并未考虑过自己的国力能否为之提供一个稳固的环境,因此在国家产业因金融业大行其道之后迅速空心化。
最终,整个国家不事生产,商人们只想着用投资和放贷来赚钱,金融寡头们推高资产,倒买倒买,国家经济迅速泡沫化,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国内矛盾激化,底层建筑不稳,曾经辉煌的国家一夜之间倒塌,仿佛邓紫棋歌里的泡沫。

荷兰的招牌之一,风车

更有趣的是,荷兰之后是西班牙,西班牙之后是英国和法国,这些曾经的欧陆主角们都没有逃过这个过程。唯一例外的是德三,小胡子妄图从“根源”上消灭这些投机倒把,不事生产的商人们,但并没有掌握好火候,硬生生把自己推成了世界之敌,民族罪人。
当然,这里特指犹太商人,当时的德国犹太人掌握的财富在德国社会中占据多少份额呢?这从小胡子开始对犹太人抄家之后,德三军事实力迅速膨胀就可以看得出来。不会真有人相信,仅仅是举国转军工,再加上对外战争,就能够解决德三当时面对的经济危机吧?
铺垫了这么多,其实本文的核心主旨已经通过上文阐述出来了,那就是今天的美国和过去的英法,西班牙还有荷兰的经历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从实体转金融,接着产业空心化,最终拖垮自己。而且很有趣的是,这些国家在辉煌的末期,国家支柱都变成了以“金融寡头”和“军工寡头”为主的畸形双头犬。而这两个头无论哪一个被剁掉,对国家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荷兰在法荷战争之前的国家发展模式是,金融寡头疯狂对内对外放贷,利用高利贷来压榨殖民地和本土人民,同时军工寡头疯狂输出军火和军队,以弹压殖民地和本土的社会矛盾,以及持续不断的对外侵略。
西班牙被打落神坛的过程和荷兰人类似,荷兰人是被法国人敲掉了“军工寡头”的脑袋,而西班牙是被英国人敲掉了“军工寡头”的脑袋,也就是那个被武装商船和海盗打得稀烂的“无敌舰队”。

西班牙无敌舰队

英国人被打落神坛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源自于二战时期,国家“军工寡头”的衰落,另一方面源自于对美国近两百年的“投资”将本国的“金融寡头”拖垮。
你说英国人的军工依然世界一流?在二战前,或者稍微往前推一点到一战前,全世界军火市场最大的输出国就是英国,从舰船到枪炮,从具装到弹药,无一不是大不列颠占头筹。可二战结束之后呢?美国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天下市场无敌”,直到今天还保持着全球军火市场上的最大份额。(当然在个别细分领域另算,比如自动步枪,卡拉什尼科夫,用过的都说好)
总而言之,西方国家发展的过程仿佛绕不开这样一个规律,即“产业空心化,金融业和军工业成为国家经济寡头,然后对内贫富差距扩大,对外国际环境紧张,最终矛盾全面爆发,然后走向衰落。”

英国伦敦塔桥

今天的美国其实就是这样,普通人去谈论美国的时候,都知道把焦点要么放在“华尔街”,要么放在“美国军备”,仔细想想,当下的美国似乎就是这样,由“华尔街”和“军火商”所支撑起来的繁荣。
“华尔街”的家伙们成天在国际市场上搞事,今天折腾一下这个地方的经济,明天折腾一下那个地方的经济,比如1980年代的拉美经济危机,1990年代的东南亚经济危机,2000年代的欧洲货币危机。而“军火商”们则四处搞事,将“华尔街”的家伙们要做的事情盘活,比如1980年代的英阿马岛战争,1990年代的南海危机和海湾战争,还有2000年代的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等等。
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美国“金融”和美国“军工”这两个领域,一步一步地成为国家政府都无法制裁的寡头,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会有人说,美国真正的政治中心在华尔街而非白宫。
其实今天美国的“华尔街寡头”本质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犹太系”,不得不说犹太人真可谓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半个多世纪前连国家都没有的犹太人就可以通过金融行业逼得德国人狗急跳墙,而今天他们仅仅是故技重施,就掌控了大半个美国,掌控了这个世界第一强国(或者马上就可能不是了?emmmmmm)。

纽约华尔街证券交易所

当然,美国的“军工寡头”们也不差。实际上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在世界上并不能挑出一个“够格”的敌人,当时的美国军力,很多东西全世界所有国家加起来都赶不上美国的零头。比如海外军事基地,比如卫星,比如航空母舰,比如核弹。
按道理来说,此时难道不是应该大力发展实业,削减不必要的军备,将节约出来的经费用于改善国民生活质量吗?但很明显不可能,因为这些钱是军工寡头们的蛋糕,区区P民又怎么有资格享受呢?
为了“合理合法”地继续获得国家财政支持,“军工寡头”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点子。首先他们向国民描述虽然苏联倒下了,但外面的世界依旧危险,总有“妖魔鬼怪”能够威胁到和平民主的美利坚自由世界,比如msl,比如远东,比如朝鲜。
然后这帮人再上国会进行忽悠,因为同时也涉及到“华尔街”的利益,这些其实夸张过分的“慷慨陈词”很容易获得国会支持。然后国会就会拨款,买武器,送美国大兵去海外。美国大兵到海外,用这些人生产的武器招惹原本可以不成为美国敌人的家伙们,然后获得更多的敌人,这些敌人攻击美国,他们就继续进行社会宣传,上国会要经费,国会就再批经费,派士兵去海外招惹更更多的敌人,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美国大兵

现在的美国就像一辆正在下山的马车,惯性让它无法停止,只能奔向车毁人亡的结局。为什么说这种由“金融寡头”和“军工寡头”带来的惯性已经无法修正?其中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就是特朗普针对美国军费的改革方针“朝令夕改”。
特朗普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从商人的角度去看待美国政治,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当下美国的问题。因此他上台后立志削减军费这一项美国政府最大的财政开支。可搞笑的是,特朗普前脚宣布准备砍军费,拿这些结余的钱改善美国的市场环境(主要用于美国海外公司的产业回迁),后脚就在参众两院受到了全面的联合反制。这使得特朗普在事后只能说:“我逗你们玩的。”
目前美国国内民众对于国家军费的去向质疑声是越来越高,可政府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装死”好几年了,好不容易盼来一个“愣头青”准备做点事实,结果扭头就被打脸。足见当下美国被“金融寡头”和“军工寡头”绑架所带来的惯性是多么强大。

美国的衰落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从资本主义世界过往的发展规律来看,几乎已成定局。那么话说回来,盼别人十分烂,不如自己做一分好。我们在这个关键的时期又该做些什么呢?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国“衰落”内核:来自军火商的绑架和金融大鳄的威胁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