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十问美国:生物实验室遍布全球意欲何为?天道好报贼喊捉贼害人害己

帝国末路 admin 8个月前 (03-23) 25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俄媒:俄国防部称美主导的蝙蝠携带病原体研究项目2019年10月就已开始

据俄新社17日报道,俄国防部称,由美国主导的、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开展的一个项目与蝙蝠携带的病原体有关,该项目于2019年10月(新冠疫情暴发前夕)就已开始。

美国只要求其他国家遵约,自己却不接受核查。透过美国对国际规则合则用、不合则弃的行径,人们看到的是美国的霸权主义本色

近期,有关美国在乌克兰开展生物军事活动的讨论不断升温。俄罗斯公布了一系列原始文件,指控美国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美国先是矢口否认,继而试图反咬一口,这种反应进一步加剧了国际社会对美国生物军事活动的疑虑。

美方先是把俄罗斯的指控一概称为“虚假信息”和“阴谋论”,接着又指称“俄方要对乌克兰使用生化武器”。发现这样无法蒙混过关,白宫、国务院、国防部一批官员轮番出面“救场”,声称美方“历来公开透明”“完全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美国还发布所谓“事实文件”,试图对其在乌克兰和全球的生物军事活动作出“澄清”。然而,美方的澄清漏洞百出,连其在乌克兰的合作实验室数量这种最基本的信息都前后不一,无法令人信服。

“遵约”“核查”一向是美国外交惯用的高频词。几十年来,美国动不动就指手画脚,对别国遵约情况“表达关切”,要求别国接受核查,甚至寻找各种借口对别国实施制裁、动武;轮到对自己的指控,美国却不愿、不敢以正确的态度面对,只想用一句“我遵约了”应付了事。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早在《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生效前的1993年,美国就以所谓“情报”为借口,污蔑中国“银河号”货轮载有敏感化学品,并在没有任何法理依据的情况下,强行在公海上对主权国家从事正常航运活动的商用货轮进行干扰拦截。结果是美方一无所获,只能灰溜溜地承认,“银河号”没有运载违禁品。2003年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拿着一瓶白色粉末,指称伊拉克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随后绕过安理会悍然入侵伊拉克,遵循的也是同样的虚伪逻辑。

时代在变,美国的这种虚伪逻辑却从未改变——只要求其他国家遵约,自己绝对不接受核查。美国在国际规则面前为所欲为,合则用、不合则弃的行径,让人们日益看清其霸权主义的本色。

作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存约国,美国十分清楚自己应该履行的公约义务。20年来,由于美国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框架下一直没能建立核查机制,国际社会无从查证美国是否违约。然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五条、第六条所确立的争端解决程序仍然有效,美国有义务向国际社会作出澄清,以便国际社会作出评判。生物安全事关全球共同利益,绝不是美国一家说了算的事情。

作为国际社会大家庭的一员,美国有义务遵守国际规则,就其生物军事活动给世界一个交代。固守双重标准只会让自己信誉破产。

国际锐评丨“全球最大抗疫失败国”为何一错再错?

当地时间3月17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记者的互动出现火药味颇浓的一幕:围绕新冠救助计划被删除,记者三次追问,惹恼了佩洛西。此事的背景是,美国众议院最近通过一项巨额联邦政府支出法案,其中包括给乌克兰总计达136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但由于两党在防疫资金分配问题上产生分歧,众议院在法案中直接删除了156亿美元的防疫经费。

考虑到当前美国疫情严重、应对经费却捉襟见肘的情况,这一决定令人震惊,也再次向世界展示:在全球唯一超级大国,政治私利是如何凌驾于民众生命之上;满口“人权”的美国政客又是如何漠视与践踏普通民众的生存权。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当前美国新冠感染病例接近8000万,死于新冠的人数接近100万,是名副其实的“全球最大抗疫失败国”。而156亿美元防疫经费被删除表明,党争与极化正把美国民众拖入更加危险的境地,也加剧了社会顽疾的恶性循环。

回顾美国两年来的抗疫历程,始终被政治所绑架。一个多月前,美国政府问责局曾发布报告,指出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在应对疫情上未能发挥应有作用,其自身也存在着“持续性缺陷”,包括未明确联邦、州和地区等的防控角色和责任、未能对疫情数据进行合理收集和分析、工作透明度不够、与公众也缺乏沟通和交流等。现在来看,这一警告并未起到作用。

事实上,从是否强制打疫苗,到防疫资金的分配,几乎每一项与疫情防控的决策,都裹挟着政治缠斗。就在近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疫苗强制令不得推行,令白宫政策受挫。美国《国会山报》评论道,美国的宪法结构让控制疫情变得“不可能”,政治斗争在这个时候不仅对抗疫无效,更是不道德的。

“政治抗疫”之下,美国固有的社会顽疾正在加剧。目前,新冠疫情数据在美国居高不下,但美国社会对此却有些麻木。有分析认为,部分原因在于非洲裔、西班牙裔和原住民的死亡率远高于白人,而这些群体本就没有受到社会的重视。美国种族歧视的根深蒂固可见一斑。

时至今日,在疫情中掀起的反种族主义“黑命贵”运动,未能对减少警察暴力行为有任何推动。而美国一些政客对疫情的“甩锅”推责,则助长了美国社会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美国反歧视组织“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最近公布的报告显示,自2020年3月19日至2021年12月底,美国反亚裔仇恨事件达到10905件。

疫情之下,美国普通民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流失比比皆是:通胀节节攀升,贫富分化却日益严重。一边是底层民众为吃喝发愁,一边是超级富豪坐享财富翻倍。

美国疫情应对的失败,令其漠视人权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引发世界的担忧。正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9届会议上,与会各国代表对美国警察暴力、侵犯儿童权利等人权状况表示高度关切。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陈旭大使指出,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美国政客真该好好用这句话对照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更糟糕的情况恐怕还在后头。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近日报道,20多位科学家、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发表报告指出,美国距离回归正常生活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悲观来说,从现在到2023年3月,若有新变异株出现,使80%的美国人受到感染、0.1%的感染者死亡,就可能会有多达26.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

当佩洛西轻描淡写地用“乌克兰人正在死亡”来回应记者关于删除防疫经费的追问时,她应该好好听听记者的回击:“(美国人)也正在死于新冠。”那些怀揣政治私利、沉迷于党争、漠视民众人权的美国政客,正让美国在抗疫失败的道路上一错再错。

十问美国:生物实验室遍布全球意欲何为?

美国生物实验室的“新账”“旧账”该一起算算了

海外网
4天前

近段时间,俄罗斯不断爆料美国在乌克兰境内资助设立生物实验室:“曾进行过蝙蝠冠状病毒样本试验”“美西方可能开展了针对特定种族的生物研究”……

这些描述光是看着就不寒而栗。

面对指责和证据,美国只是甩出轻飘飘一句:这都是“假消息”!

然而,仅凭一句“假消息”,美国无法开脱罪责。要知道,这方面美国的“黑历史”早已数不胜数。

 

1647574160274891.jpg

1647574160274891.jpg

资料图: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图源:人民视觉)

1946年到1948年,美国打着“促进公共卫生服务”的幌子到危地马拉开展骇人听闻的梅毒实验,将性病患者身上的脓液直接注射进实验对象体内。5500多名危地马拉人沦为美国的实验对象,从10岁到72岁统统没逃过“魔掌”。

二战后,美国甚至为了“先进的”生化武器技术搞起了罪恶交易。在德特里克堡里,又是聘请纳粹集中营的“科学家”来教授毒气知识,又是邀请731部队头子石井四郎来当生物武器顾问。

美国还在朝鲜战争中实施“细菌战”,在越南大规模使用“橙剂”……

除了上述“旧账”,“新账”也不少。近年来,美国生物实验室发生泄漏时有报道,向外国驻军输送致命病菌也被揭发。有研究表明,美国遍布全球的实验室分布与近年来一些危险疾病和病毒蔓延始发地分布情况非常相似。

美国全球生物实验室究竟还藏着些什么?所有的“旧账”“新账”该一起算算了。

曾研究能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病原体?俄公布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获取部分文件

03-11

当地时间10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人员那里获取的文件,揭露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开展的生物武器研究,其中包括研究“通过候鸟传播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以及“能够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等多个项目。

实验室曾研究能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病原体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说,从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证实,美国国防部“减少军事威胁办公室”在资助和开展乌克兰境内的军事生物研究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基辅、哈尔科夫和敖德萨的实验室参与了UP-4项目实验——该项目持续到2020年,目的是研究通过候鸟进行特别危险的感染传播的可能性,包括人类中致死率高达50%的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以及纽卡斯尔病毒。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 伊戈尔·基里洛夫:在美国制定的所有破坏流行病局势稳定的方法中,这是最鲁莽和最不负责任的一种。因为美国无法控制局势的进一步发展,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过程就证实了这一点。新冠病毒的出现和特点引发了许多疑问,同样值得关注的是P-781项目,该项目将蝙蝠视为潜在生物武器制剂的载体。研究的是能够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包括鼠疫、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冠状病毒和丝虫病毒。

俄罗斯国防部披露,有项目文件可以证实,该项目的高风险研究“都是在美国专家的直接监督指导下进行的”;而乌克兰研究人员的工资单则清楚地表明,美国国防部“减少军事威胁办公室”直接支付相关研究费用——俄罗斯国防部说,按照美国的标准,乌克兰研究人员的报酬极其微薄。

大量属于斯拉夫族群的血清样本已被转移

俄方所获取的材料还显示,一些项目虽然已经完成,但是对炭疽病和非洲猪瘟致病菌的相关研究还在继续。此外,有140多个装有蝙蝠体外寄生虫——跳蚤和蜱虫的容器从哈尔科夫的生物实验室被转移到国外,还有大量来自乌克兰各地区、完全属于斯拉夫族群的血清样本被转移到国外。

俄军方:美在乌生物计划与日军731部队所为类似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10日还指出,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计划与侵华日军731部队的所作所为类似。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 基里洛夫:值得注意的是,上世纪40年代,侵华日军731部队也进行过类似的制造生物武器的研究。其成员战后逃到美国,得到了美国的庇护。

新闻链接:中国外交部起底美与731部队交易内幕

 

 

去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揭批了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与侵华日军731部队交易的有关情况。

汪文斌说,二战结束后,美国在几年时间内陆续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细菌战专家前往日本,向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了解日本细菌战情况。美国为了得到731部队细菌战的数据资料,支付了25万日元。美国甚至向世界隐瞒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行,还让石井四郎成为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

汪文斌当时就发出质问:“联系到美国军方与731部队互相勾连的历史,我们很想知道,美国在境内外开展生物军事化活动的重重疑云什么时候才能揭开?美国什么时候能够给国际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新闻链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与731部队的肮脏交易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与罪恶滔天的侵华日军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1943年4月,美国陆军部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设立细菌战研究基地,为掩人耳目,该基地被命名为“德特里克试验田”。这就是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前身。

 

 

1945年9月,美国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桑德斯调查日本细菌战有关情况。此后几年,美国又陆续派出了汤普森、费尔等人,与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进行接触,了解细菌战。

 

 

威廉·米切尔法学院法学教授 石井四郎传记作者 肯尼斯·波特:我们通过研究发现,美国政府当时对日本拥有的生物武器及其数量非常感兴趣。

1947年9月,美国国务院向当时美国驻日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作出指示,为了获取石井等人掌握的细菌实验资料,可以“不追究石井及其同伙的战争犯罪责任。”

威廉·米切尔法学院法学教授 石井四郎传记作者 肯尼斯·波特:麦克阿瑟把石井四郎和整个731部队,都瞒了下来,战争法庭根本不知道石井四郎的存在,就是为了麦克阿瑟可以获得研究资料。

 

 

到1948年11月东京审判结束的几年间,美日之间达成了秘密交易。美国以豁免731部队战犯战争责任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数据,并为此支付了25万日元。

 

 

这些数据和资料,包括大量731部队的实验报告书,以及8000多张有关用细菌武器作活人试验和活人解剖的病理学标本和幻灯片等。档案显示,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鼻疽菌、炭疽菌和鼠疫菌实验报告的封面,都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的字样。

为了获取生物实验数据,美国包庇二战战犯,向世界隐瞒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恶。2017年8月,日本NHK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显示,在美国的庇护下,731部队成员几乎没人因为他们的罪行受到过任何惩治。而美国获得这些血腥的数据资料后,加以利用,进行生物武器研究,促使德特里克堡基地战后快速发展壮大,成为今天美国军方的P4生物实验室。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十问美国:生物实验室遍布全球意欲何为?天道好报贼喊捉贼害人害己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