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美在乌生物实验室核心人员详细名单曝光

帝国末路 admin 3个月前 (04-05) 8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美在乌生物实验室核心人员详细名单曝光

人民日报钟声:“生物军事帝国”不可能自证清白

外交部:生物安全事关人类共同利益 美方有义务对国际社会的关切作出澄清

央视网

原标题:外交部:生物安全事关人类共同利益 美方有义务对国际社会的关切作出澄清

3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据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称,美在世界各地有数百个军事生物实验室,仅在乌克兰就有近30个,对大量平民构成致命威胁。俄将要求《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审议此事,并努力使美停止阻挠建立公约核查机制。中方是否支持俄有关审议要求?

赵立坚表示,中方注意到拉夫罗夫外长的有关表态,生物安全事关人类共同利益,美方有义务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也有义务对国际社会的关切作出澄清。事实上,国际社会对美国在境内外开展生物军事活动早有严重关切。这不是美国在乌克兰一国的实验室问题,也不是因为当前局势而产生的新问题。

赵立坚说,我们欢迎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联合国等框架下,由国际社会对俄方披露的文件共同进行评估,同时也公平公正地听取美方的澄清。国际社会应该以此为契机,重启建立公约核查机制的谈判进程。我们再次敦促美方改变独家反对建立核查机制的立场,这将有助于恢复国际社会对美国履行国际义务的信心,也将有助于提升全球生物安全水平

原标题:“生物军事帝国”不可能自证清白(钟声)——从乌克兰危机看美式霸权④

《 人民日报 》( 2022年04月01日 第 03 版)

美国动辄要求对别国进行生物武器核查,却独家反对建立核查机制。如此典型的美式双标做法,是对全世界的不负责任

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问题持续发酵,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俄罗斯指控美国在乌境内从事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活动,美方矢口否认,并称俄方散布虚假信息。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生物军事活动最多的国家,也是唯一反对建立《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机制的国家,美国生物实验室活动事关全球生物安全。然而,在这一备受关切的重大问题上,美国除了否认,没有提供任何令人信服的说法。如此敷衍塞责的态度,如此“谁也别想管我”的霸道,进一步增加了国际社会对其生物军事活动安全性的担忧。

美国的海外生物军事活动由来已久。冷战结束后,在理查德·卢格等国会议员的推动下,美国开始开展“合作减少威胁”项目。按照美方的说法,该项目最初的“受益者”主要是苏联前加盟共和国,随后扩展到世界各地,“合作实验室”增加到数百个之多。这个庞大的“生物军事帝国”丑闻不断:有的开展高危病原体研究造成泄漏,致使当地频发“怪病”;有的搜集当地民众生物样本,并转运至美国及其盟国开展“研究”;有的管理混乱、隐患突出,不时发生重大事故。由于美国国防部派驻这些实验室的人员享有“治外法权”和“外交豁免”,美方虽多行不义,却总能逃避追责。

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问题曝光后,美国政府抛出一些资料企图自证清白,但美国研发和使用生物武器的历史哪里有清白可言!美国曾庇护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等战犯,驱使其为美国研发生物武器;在朝鲜战场上,美国对中朝军民发动无差别细菌战;在越南,美军持续喷洒剧毒“橙剂”,造成数百万越南人民致死致残;美国甚至强迫数千名军人在德特里克堡基地接受生物药物试验……这些都是美国毒害世界的明证。曾任印度尼西亚卫生部长的苏帕莉在任内关闭了美国驻印尼海军医学研究组第二组实验室,并表示“该实验室没有为印尼应对生物威胁作出贡献,研究成果也未提供给印尼政府”“作为独立国家,他国在本国境内建立实验室是一种殖民主义”。

美国常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为借口,但合作的成分究竟有多少,到底是减少了生物安全风险还是增加了生物安全风险,只有美国自己清楚。韩国民众最近再次举行大规模集会,要求关闭在韩国境内的美军生物实验室,并呼吁政府对这些实验室立即开展调查。韩国民众愤怒的根源,就是驻韩美军无视韩国法律规定,多次向韩国运送炭疽杆菌、鼠疫杆菌等有毒物质,相关实验室安全事故频发,给韩国民众生命安全造成巨大威胁。韩国民众指出,美国的生物实验室只为实现美国利益,对所在国来说是不幸的灾难。

国际社会有足够的理由需要知道美国到底做了什么。多年来,美国动辄蛮横地要求对别国进行生物武器核查,挥动单边制裁大棒甚至发动军事入侵。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严以律人”,却始终“宽以待己”。美国要么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势,要求其他国家不要问、不要管;要么急着撇清责任,习惯性甩锅其他国家;要么就撕下伪装,给其他国家扣上“散布虚假信息”的帽子。针对俄方近期提出的指控,美国政府甚至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这种典型的美式双标做法,是美式霸权逻辑的又一次暴露,是对所有受到美国生物军事活动毒害的国家和民众的莫大侮辱,是对全世界的不负责任。

面对俄罗斯的指控和国际社会的关切,美国应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对其生物军事活动作出全面澄清,并停止独家反对建立核查机制。固守霸权、肆意横行,不可能自证清白,切实遵守国际规则,接受国际核查,才能给世界一个交代,才是一个大国应有的担当。

海外网

 

美在乌生物实验室核心人员详细名单曝光

俄罗斯国防部大楼 图源:视觉中国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国防部3月31日披露了参与美在乌生物实验室的美方核心人物名单。资料显示,这些人大多与五角大楼承包商在乌克兰的生物研究项目有着密切联系,相关项目涉及病毒研究,还有包括在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局(DTRA)任职的官员。人员名单如下:

罗伯特·波普,2017年到2020年在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局(DTRA)任职,此前曾在美国驻欧空军(USAFE)、美国中央司令部(USCC)和五角大楼多处任职。

里斯·M·威廉姆斯,2020年接替波普在DTRA的职位,曾主导美国国防部探测、定位和消除外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简易爆炸装置的计划。他还曾在美国国家核军工管理局(NNSA)任职。

乔安娜·温特罗,在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担任国防威胁降低办公室主任,负责DTRA在乌克兰的项目直至2021年。资料显示,她直接监督了致命病原体的实验。2021年初,温特罗又到美国化学安全与事故调查委员会(CSE)任职。

史蒂文·L·爱德华兹,自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Black&Veatch公司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是五角大楼的长期承包商。此前披露的文件显示,Black&Veatch公司负责监督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项目。

兰斯·利彭科特,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自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Black&Veatch公司在乌克兰的项目经理及生物项目协调员。

大卫·穆斯特拉,曾是Metabiota公司在乌克兰的生物安全招聘经理、生物监测和控制经理以及研发负责人,Metabiota公司同样是五角大楼的承包商。穆斯特拉还曾领导美国在乌克兰和东欧的军事生物项目,该项目是美国国防部“降低威胁合作计划”的一部分。

玛丽·古蒂里,拥有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微生物学博士学位,在2014年到2019年担任Metabiota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古蒂里曾负责美国在乌克兰生物研究项目的整合,并监督以动物作为疾病传播媒介进行研究的生物项目。

妮塔·马达夫,自2019年以来一直担任Metabiot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专攻流行病学,拥有公共卫生博士学位。

斯科特·桑顿,2006年至2016年期间担任Metabiota公司高级微生物学家和实验室启动协调员。此前在美国海军工作了20年,担任微生物学研究和海军威胁评估部门的负责人。根据他的简历,桑顿曾在美国秘密部门工作。在乌克兰,他负责就高危病原体及在DTRA项目中其它与流行病相关问题,向当地工作人员提供建议,并协调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升级。

当地时间3月31日,俄罗斯“三防”(防护核、化学、生物武器袭击部队)部队司令基里洛夫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俄国防部对美国在乌克兰开展军事生物实验文件的研究结果。结果显示,在美国支持下于乌克兰开展的生物实验项目的部分病原体被运送至美国。俄罗斯国防部当天还公布了现任美国总统之子亨特·拜登,与美国国防部减少威胁局员工、五角大楼以及在乌克兰的承包商的部分通信文件,证实亨特·拜登为美在乌进行生物实验提供经济支持。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在乌生物实验室核心人员详细名单曝光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