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好生求德,修身养性,良善处世,信仰天人合一之大道。
  • 新时代地球村人类命运与共,全球共建更加和平发展美丽和谐的家园,全体共享人类发展成果,共创道行德盛道德王国
  • 习近平: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

由美国龙虾到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传播链清晰浮现

帝国末路 admin 5天前 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实锤了!

民生播报
角标
09-24

2019年11月中旬,一批来自美国缅因州的海鲜通过冷链运至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短短数周内,华南海鲜市场多个商户从业人员接连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症状,他们感染的就是新冠肺炎。

入 境

2019年11月11日,凌晨4时4分,东航MU298次航班降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机上搭载的一批美国冷链货物从机场北货运站机舱卸下,运至国际货物进港区域等待入关。这其中就有55箱、共计823.4公斤的冰鲜美国波士顿龙虾。

因为空运,货品到得很快。距离生鲜跨境交易平台X公司员工王某的下单时间,才过去3天。但他们得赶快行动,把货品抓紧发往上海、湖北、江苏、浙江、河南等地,26个客户订购了这批龙虾,总价值达16483.5美元。

在发货之前,他们像往常一样会开箱验货,然后再用原包装、冰袋及控水控温海绵封装好,发给各地订户。

郑某也是这批龙虾的订户之一,他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A商户的老板。2019年11月11日、12日,他分别在X公司网络平台下单订购了共140.08公斤的龙虾。这些年,郑某有一批固定的酒店客户,他也把水产品提供给华南海鲜市场的其他商户。

恐怕正是这批美国龙虾,打开了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潘多拉盒子。

扩 散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2019年11月11日上午10时,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司机严某把55箱美国龙虾装上车,运往X公司上海分公司;11日和12日下午17时,X公司上海分公司分两次将35.39公斤和104.69公斤的龙虾发往武汉华南海鲜市场;12日凌晨4时40分和13日上午7时,郑某在市场西北路旁等来了他的货物。

根据A商户的销售记录,这140.08公斤的美国龙虾,有80余公斤销售给了3家固定酒店商户,36公斤转售给华南海鲜市场其他商户,其中卖给B商户老板文某0.85公斤,其余零售。

武汉最早的一批新冠肺炎感染人员中,有3人正是B商户员工,他们均在12月陆续发病。该商户地面也采集到了1处环境阳性样本。

不仅如此,华南海鲜市场C商户和D商户从业人员明某、蔡某、徐某、胡某等,在借用了A商户采购的美国冷链产品包装物后,也出现在了武汉最早感染者的名单中。

从A商户周边的摊位图可以看得更清楚。它的周边商户存在较多感染人员和环境阳性样本。周边较近的13家商户及从业人员中,发现7家商户有人员血清抗体阳性,其中1家商户还检出环境阳性样本。

 

 

A商户周边商户出现较多感染人员

进一步调查发现,郑某在海鲜市场还有41个交易对象和39名微信好友。他与E商户、F商户都有串货交易,这两家商户均位于疫情最早集中暴发区域,多人血清抗体阳性;日常交往的H商户、J商户、K商户等6家商户,均发现多个阳性环境点和血清抗体阳性人员。

 

 

A商户店主郑某的多名交易对象和微信好友出现感染

华南海鲜市场早期疫情是否通过这批美国海产品冷链输入,成为最大疑点。2020年6月北京新发地、7月辽宁大连、10月山东青岛的疫情溯源结果均指向进口冷链产品。因此,病毒附着在美国这批海鲜产品的冷链包装物上进入华南海鲜市场,是完全可能的。

这一可能性也得到了今年3月世卫组织发布的《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的支持。该报告指出:“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冷冻食品、包装和冷链产品的条件下可以存活较长时间。中国最近疫情中的指示病例与冷链有关;在向中国提供冷链产品的其他一些国家的包装和产品上发现了该病毒,表明它可以通过冷链产品远距离传播。”

病 源

根据销售、物流及报关记录,华南海鲜市场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10月至11月,A商户是整个市场唯一一家经营美国冷链产品的商户。而且就是在11月中旬,A商户采购了这批美国龙虾,此后再未采购美国冷链产品。

2019年12月之后,武汉市部分医院陆续发现多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此时距这批美国海鲜进入华南海鲜市场一个月左右,而这刚好是新冠肺炎从感染、潜伏到发病的一个周期。

X公司网络平台订购的这批美国龙虾是由美国海贝公司封装打包的。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专门从美国和加拿大采购新鲜北大西洋龙虾的批发商。进入中国的这批龙虾便是该公司在2019年10月20日至11月5日,从大西洋FAO21海域捕捞,后运往海贝公司工厂暂养。中国客户下单订货后,经过冷链运至中国。

 

 

这批美国海鲜从缅因州运至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时间线

美国海贝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是缅因州。2019年7月至10月底,缅因州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当地媒体和居民个人社交账号便多次报告“电子烟肺炎”,也就是美国一直讳莫如深的“疑似新冠肺炎”病例。美国的流感季一般都是当年11月至次年6月,但“电子烟肺炎”却提早到7月出现,这很不正常。

而海贝公司工厂所在的约克县早已发现“电子烟肺炎”病例,根据缅因州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信息,早在2019年7月,约克县医院就接收了不少“电子烟肺炎”病例。地图显示,该医院距离海贝公司车程不到2.6公里。

 

 

地图显示,美国缅因州约克县医院距离海贝公司不到1.6英里(2.6公里)

有人或许会问,这55箱龙虾被分批运送给了5省份的26个客户,除华南海鲜市场外,该批冷链产品在中国境内流转过程中的装卸、运输、加工等人员及购买商户均未发现感染病例。为什么只有在华南海鲜市场发生了感染呢?

这并不奇怪,在冷链产品包装上,病毒可以存活,但无法复制,只是在某个包装的一个或几个部位存活下来。这批海鲜进入中国后,附着有病毒的这部分产品恰好被送到了华南海鲜市场,毫无防护措施的摊位工作人员在打开包装销售时,接触到了附着在内包装上的病毒而被感染,进而造成病毒扩散,疫情暴发。这种冷链传播的偶发性,也在后来的北京新发地、辽宁大连、山东青岛等地的疫情中多次出现。

由此,一条由美国到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传播链条清晰浮现。

“感谢”反华势力,给我们送来了重磅炮弹!

环球时报评论
09-24

这两天,美国政府的一些反华官员和政客,再次通过国外网络上的反华势力、以及一些美西方的反华媒体,向中国武汉病毒所泼来了一大盆脏水,宣称武汉病毒所曾在2018年时打算向云南的一个蝙蝠洞“释放冠状病毒”,而且还是“人工改造”的冠状病毒。

然而,耿直哥详细检查了这些反华势力的材料和文件后,却发现这些内容实际上暴露出,正在从事“危险”的冠状病毒改造工作的是美国的实验室,而非中国的武汉病毒所。

武汉病毒所,不过是美国人推卸责任的“替罪羊”罢了。

武汉病毒所打算公开“释放冠状病毒”?

在9月21日中秋节这天,当许多中国人正在与家人赏月和吃月饼的时候,与西方右翼反华势力勾结紧密的传媒大亨默多克,却通过他旗下的英国《每日电讯报》,发布了一篇让不少西方人十分震惊的报道。

因为这篇报道宣称,中国的武汉病毒所曾打算在2018年时向一处蝙蝠洞“释放冠状病毒”。

随后,多家英美的右翼保守派媒体纷纷跟进开始炒作此事,比如英国的《泰晤士报》、美国的《新闻周刊》。

但这两家媒体炒作此事的角度又与《每日电讯报》略有不同。其中,《泰晤士报》宣称武汉病毒所曾经打算为这一“释放冠状病毒”的项目向美国申请经费,但被美国拒绝了。《新闻周刊》则将重点放在了武汉病毒所想“释放”的是“基因改造”后的冠状病毒。

为了避免大家头晕,耿直哥这里再简单概括一下这些右翼反华媒体抛出的信息:他们宣称武汉病毒所在2018年时打算向一处蝙蝠洞内“释放”被“基因改造的“冠状病毒”,还称武汉病毒所打算向美国申请相关经费,但被拒绝了。

读到这里,大家一定会好奇,这么“天方夜谭”的说法,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从上述三家英美媒体的报道来看,他们的信息都来自同一个源头:一个名叫DRASTIC的网络组织。

虽然该组织在这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中被描述成了一个“科学调查”组织,但我们《环球时报》的记者白云怡通过调查发现,DRASTIC其实上是一个藏身在印度西孟加拉邦,并与美国以及西方一些右翼反华势力存在勾结的网络阴谋论组织。(详见:起底“实验室泄漏病毒”造谣者:藏身印度,靠翻译软件编故事)

自新冠疫情以来,许多污蔑武汉病毒所是新冠病毒源头的阴谋论,都来自于这个组织,哪怕这些说法都根本站不住脚。

(图为打着“科学调查”的旗号,长期抹黑武汉病毒所的网络阴谋论组织DRASTIC在境外社交网站Twitter上的账号)

但这次,该组织疑似通过美国前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拿到了武汉病毒所与其国际合作伙伴“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2018年发给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简称DARPA)的一个“投标”文件。

(图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在2018年时就PREEMPT进行的“招标”说明文件)

当时,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正在就一个为美军派往海外国家的士兵“应对新发传染病威胁”的项目进行招标,该项目的英文全称为PREventing EMerging Pathogenic Threats ,简称为PREEMPT。”而“生态健康联盟”则组织一个由美国、中国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科研人员和实验室组成的团队,参与了该项目的竞标。(注:这个PREEMPT的缩写本身在英文中还是一个单词意思是“先发制人”)

(图为“生态健康联盟”参与投标该项目的文件)

这其中既包括武汉病毒所,也包括有着“冠状病毒之父”头衔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冠状病毒专家拉尔夫·巴里克和他的实验室,美国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教授、澳大利亚技术科学与工程院院士王林发及其实验室,以及其他一些来自美国的科研人员及其实验机构。

(图为“生态健康联盟”参与投标该项目的文件)

目前,这份文件的真实性已经被生态健康联盟方面侧面证实。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皮特·达萨克(Peter Daszak)就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转发了不少谈论此事的贴文。

当然,他转发的贴文都是在驳斥英美媒体和DRASTIC没有搞懂文件的内容,胡乱歪曲事实的。

抹黑武汉病毒所的材料,反而曝光了美国的实验室

所以,这些英美媒体和DRASTIC到底歪曲了什么事实呢?

一位名叫Roland Pease的英国知名科学记者,还有一位名叫Stuart Neil的英国病毒学者,在翻看了DRASTIC拿出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招标文件,还有生态健康联盟提交给该机构的投标文件后,发现多个被明显歪曲的信息点。耿直哥顺着他们给出的线索进一步核实后,梳理出的以下4个信息:

1. 武汉病毒所要“释放”到蝙蝠洞去的,根本不是《每日电讯报》所宣称的什么“冠状病毒”,而是一种通过重组冠状病毒的蛋白而制造出的雾化微粒“疫苗”,这种雾化微粒可以引起蝙蝠免疫反应,从而避免蝙蝠感染冠状病毒进而传播给人类。

2. 武汉病毒所之所以要“释放”这种雾化微粒“疫苗”到蝙蝠洞去的,是因为这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PREEMPT项目提出的招标要求。其“招标”说明明确写到,参与投标的科研团队要拿出办法“化解”海外的美军士兵感染人畜共患的新发传染病的办法,而且这些办法可以包括用“喷射”的方式,去释放“有传播性的重组蛋白疫苗”。所以,带着武汉病毒所还有多个美国实验室参与该项目招标的“生态健康联盟”,才会在招标方案中写出这样的内容。

换言之,提出这种做法的并不是武汉病毒所,而是美国自己。

(图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在2018年时就PREEMPT进行的“招标”说明文件)

(图为“生态健康联盟”参与投标该项目的文件)

3. 武汉病毒所不参与招标项目中一切涉及对病毒进行“基因改造”和重组病毒蛋白的实验。这些分子病毒学层面的操作,主要是由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巴里克及其实验室进行,因为巴里克才是冠状病毒改造方面的行家。还有一些相关实验则在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实验室进行。


至于武汉病毒所在这份投标文件中的角色,主要是进行“田野工作”,即在野外搜集病毒样本,分析出哪些病毒存在变异后感染人类的风险,然后提取出相关病毒的基因序列,交给巴里克等美国的实验室进行分子病毒学层面的研究,比如通过基因改造进一步锁定风险较大的病毒,然后再由这些美国的实验室通过蛋白重组制造出“疫苗”,最后美方会将这些疫苗交给武汉病毒所,以对蝙蝠进行临床试验。

(图为“生态健康联盟”参与投标该项目的文件)

(图为“生态健康联盟”参与投标该项目的文件)

4. 因此,即便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最终拒绝了这份投标方案,提出方案中涉及病毒基因改造和蛋白重组的部分可能涉及“有风险”的“病毒增强实验”,这个风险点也与武汉病毒所没有任何关系,全在美国人巴里克和他的实验室那里。
而武汉病毒所倒更像是被他给坑了。

(图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拒绝“生态健康联盟”方案的说明文件)

综上所述,这份原本被DRASTIC和相关英美媒体拿来想污蔑武汉病毒所的文件,其实不仅证明了武汉病毒所的无辜,而且还暴露出了是美国的实验室——尤其是巴里克的实验室,在从事存在 “争议性”和“风险性”的“病毒增强实验”。

换言之,DRASTIC和相关英美媒体的这一轮操作,等于是给所有理性的人们送来了进一步质疑美国的炮弹。

就连那些发现这份文件被DRASTIC和媒体歪曲的学者中,也有人吐槽说,如果真要拿这份文件去炒作新冠病毒的来源问题,那也只会打在美国身上啊。

不过,让耿直哥有些好奇的是,那些给DRASTIC提供这份文件的美国(前)官方人士,还有把这份材料拿出来当成什么“杀手锏”来炫耀的DRASTIC以及给他们捧臭脚的英美媒体和默多克们,他们难道在提供和发布这份“自打脸”的材料之前,不会自己先好好看下吗?

还是说,他们根本就认为西方民众、外国民众都是一群没有任何独立思考能力、特别好忽悠的愚民傻子,所以才敢把这么一份对美国极为不利的文件,通过“信息污染”硬生生地歪曲成是“武汉病毒所要释放冠状病毒”,然后喂给他们?

从目前《每日电讯报》的做法来看,耿直哥更加确信他们就是在把西方人和外国人当愚民和傻子忽悠。因为就在不少病毒学者发帖批评了《每日电讯报》这种歪曲事实的做法后,该报虽然修改了报道标题,但这种修改不过是将原本的“武汉科学家计划释放冠状病毒”,改为了“武汉科学家计划释放冠状病毒颗粒”,对于那些只看标题的人来说,其栽赃武汉病毒所的恶意没有任何改变。

所以,有这样的媒体在,世界又怎么能和平呢?

大数据溯源:美国新冠“零号病人”大概率2019年4月出现

中国青年报
09-23

(抗击新冠肺炎)大数据溯源:美国新冠“零号病人”大概率2019年4月出现

中新社北京9月22日电 (记者 孙自法)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ChinaXiv)9月22日发表一项基于新的大数据分析方法得到的溯源结果显示,美国新冠“零号病人”大概率出现在2019年9月前后,最早是罗德岛州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4月26日,远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确诊日期2020年1月20日。

当前,新冠病毒溯源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一系列研究已显示,美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巴西等多国早在中国疫情暴发前就已出现遭病毒侵袭的痕迹。为快速、精准地推进溯源,数学家开始尝试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溯源方法,和生物学家共同寻找“零号病人”。

在最新这项大数据分析工作中,科研人员基于已公开数据并根据传染病模型和统计方法,建立最优化模型,对美国部分州和中国武汉市、浙江省等地的疫情起源时间进行了推断。该研究论文提出,结合数学模型和人工智能技术对传染病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可以揭示传染病流行规律。目前,根据传染病模型和数据进行疫情预测的研究比较多,但是利用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建立数学模型“倒推”疫情变化的研究,中外都比较少。

在论文中,科研人员主要根据经典传染病模型和统计方法,建立“模型与数据混合驱动的疫情传播模型”,并且应用最小二乘估计和核密度估计方法,得到模型参数。他们利用美国东北部12州每日公布的疫情数据,分别求出美国东北部这12州的初期疫情传播模型所对应的参数。在此基础上,推断出它们各自的首例、50例和100例的感染时间及其对应的概率。

计算结果显示,对于美国东北部的12州,新冠疫情首例感染发生大概率出现在2019年9月前后,最早是罗德岛州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4月26日,最晚是特拉华州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1月30日,均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确诊日期2020年1月20日。

此外,为验证这一新方法,论文研究团队还利用同一模型和中国的公开数据,推断了中国武汉市和浙江省首例、50例和100例病例感染时间。武汉市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浙江省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3日。据此推断,中国新冠疫情大概率从2019年12月下旬开始流行,这一结论与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基本相符,证明该计算方法准确可靠。

该研究论文表明,如果其他国家或地区疫情传播初期检测数据比较准确,可以利用该方法对疫情起源时间进行推断,在给定概率意义下计算出首例和若干例的感染时间。(完)

又提前了?研究表明:美国疫情较大概率于2019年9月前后已开始流行

09-22

中科院预印本平台(ChinaXiv)22日发布的一项基于大数据建模分析的新冠肺炎疫情起源时间研究结果表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较大概率于2019年9月前后已开始流行。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病毒溯源对传染病防治至关重要,此前一系列研究显示,美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巴西等多国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前就已出现遭病毒侵袭的痕迹。

该研究认为,结合数学模型和人工智能技术对传染病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可以揭示传染病流行规律。研究人员依据传染病传播模型和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建立优化模型,基于已公开数据对美国东北部12州和中国武汉市、浙江省等地的疫情起源时间进行了推断。

研究结果显示,对于美国东北部这12州,新冠肺炎疫情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多数位于2019年8月到10月,最早是罗德岛州的2019年4月26日,最晚是特拉华州的2019年11月30日,均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确诊日期2020年1月20日。计算结果表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较大概率于2019年9月前后已开始流行。

计算显示,中国武汉市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中国浙江省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3日。据此推断,中国新冠肺炎疫情较大概率于2019年12月下旬已开始流行。这一结论与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基本相符,证明该计算方法准确可靠。


道德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由美国龙虾到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传播链清晰浮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